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16)作者:costinia_乱伦文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16)作者:costinia_乱伦文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作者:costinia
字数:6747
前文:thread-9038355-1-1.html
               第十六章
  待到丝袜会所散场之时,已是凌晨时分,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散去,但是他
们依旧怀揣期待:为期三天的公开调教,仅仅第一天就让他们大饱眼福,接下来
定然是好戏连台。
  而此刻龙哥的心里则略微有着一丝不安,坦率的说,慧姐的表现完全没有达
到龙的预期。自己曾经见过慧姐调教的手段,小女王年纪不大,但是手段毒辣,
花样百出,她调教起母狗来可谓毫不留情。而今晚面对妈妈这样的极品尤物,仅
仅是热身的功夫,她就把主动权拱手送人,在龙哥看来这几乎就是认输的举动。
而更让自己迷惑的是她现在居然玩起了失踪,以她的性格来说让她放弃一件事情
似乎并不是那幺容易。
  不过龙哥转念一想,或许这是慧姐欲擒故纵的招数,让自己放松然后明天敷
衍了事,然后突然出现,想到这些,龙哥决定养精蓄锐,严阵以待明天的调教。
  「也罢,不想那幺多了,小心行事为上,如果真的能俘获了这个警花的芳心,
彻底将她征服,冒点风险也值了」,龙哥就这幺心事重重的入睡。
  而就在龙哥心理隐隐担忧的时候,黑暗的夜幕下,一辆红色的奔驰C300
正在高速上飞奔疾驰,将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远远甩在身后。没有人会注意到,
驾驶员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已是凌晨时分,许多人已经纷纷进入梦乡,却总有那幺一小部分人无法入眠。
  「彪哥,人我已经找到了,就在省城龙哥那里,明晚把铁强和鲨鱼给派过来
帮个忙,多叫上点弟兄,到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嗯,好,就这样」。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晚上把妈妈干的醉仙欲死的小白脸,他摘下伪装的
面具。
  「伪装的感觉还真的不错,这幺轻松就操到了女神,不过这还远远不够,总
有一天你会永远的成为我的胯下之臣」,凌昭心理愈发满意,距离自己的计划更
近一步。
  看似普普通通的夜晚,平静的水下实则暗流涌动,而漩涡的中心——妈妈,
在饱受一天的凌辱折磨后已是疲惫不堪,筋疲力竭,此时此刻已经完全看不出她
的气质,她的端庄,仅仅是一条人尽可夫的母狗。此刻妈妈昏昏沉沉的睡着,她
不知道明天还会有什幺样的命运在等待着自己,或者就干脆在肉欲中无限堕落吧。
  众人瞩目的调教比赛第二天如期而至,第一天的火爆已经让人血脉贲张,色
狼们都无不欢欣雀跃,等待着更多的花样落在妈妈身上。
  时间指向八点整,龙哥的舞台似乎还没有准备好,还是一片漆黑。
  「母狗女警隆重登场」,主持人劲爆的声音突然从半空传来。瞬间本来黑暗
的舞台变得灯火通明,舞台中央竖起了高高的台阶,台阶顶上赫然站立着龙哥,
他的身旁站着一个身材丰满,千姿百媚的女警官。
  女警身材颀长,装扮惹火:上身穿着一身黑色的警察制服,里面没有穿胸衣;
纤细的腰肢上束着一条皮带,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警裙,裙摆极短,几乎都遮不住
黑色的小内裤以及丰满浑圆的双臀;皮裙下裸露出两条修长纤细的大腿,包裹着
黑色水晶丝袜;玉脚上穿着一双十厘米高的高跟系带凉鞋,把小腿的线条完美展
现了出来。
  这个女警察正是妈妈,经过一夜的休息和精液的滋补,妈妈似乎更加容光焕
发。
  而这身装束则是龙哥为了赢得与慧姐的赌约特意赶制,可谓煞费苦心。远远
看来,女警威风凛凛、英气逼人,黑色的制服诱惑足以让人血脉贲张,撩人情欲。
  然而实际情况远非如此,妈妈的处境很是狼狈:纤细优美的粉颈上被一个黑
色皮制的项圈紧紧套着,项圈上的铁链被龙哥控制着,双手被反扣在身后,手腕
上戴着一副黑色的皮拷;双脚脚腕戴着黑粗的脚镣,沉重的铁锁在禁锢在纤细圆
滑的脚腕上,让妈妈举步维艰。
  「女警花,下来吧」,龙哥拉着手里的铁链,好象牵着宠物一样牵着妈妈走
下楼来,语气中似乎还充斥着一丝关心与呵护,但在妈妈看来,更多的是虚伪。
  妈妈像狗一样被牵着,被迫摇摇摆摆地走下楼梯,步履是如此蹒跚,每前进
一步都要扭动丰腴的美臀,双脚上沉重的镣铐在楼梯上拖着「哗啦」作响。
  妈妈屈辱的走下楼梯,站在舞台中央,战战兢兢的盯着深不可测的龙哥,修
长匀称的双腿紧紧夹着,浑身不停地颤抖,心头涌起对未来的一种莫名恐惧。制
服已经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上,凸显出优美匀称的曲线,挺拔的乳峰的尖端紧
紧顶着警服,是如此曼妙。
  「美女,把警裙撩起来!让大家看看美女警官的屁股长什幺样!」龙哥的一
席话把自己无耻的一面暴露无遗,却点燃了现场观众的激情。
  「撩起来,撩起来」,场下呼喊着,明明知道龙哥想掀起妈妈的警裙是轻而
易举的,大家还是希望妈妈自己自甘堕落。
  妈妈感到羞愧难当,双腿更加用力,加在一起,被镣铐束缚的双手也下意识
地在后面拉了下皮裙的裙摆。
  「呵呵,还挺害羞!昨天被郭慧个小妮子玩的时候可没看出来,还是有些认
生啊,让主人帮帮你吧。别忘了,从现在起到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龙哥说完,迅速地将妈妈头按下,上身几乎与下身呈九十度角,齐逼的皮裙
向上掀起,卷到腰肢上,露出一条黑色紧身内裤,语气说是内裤,倒不如说是一
块黑色的布条。
  几乎是嵌在双腿之间,被两根细长的黑色棉绳吊挂着,在两侧胯骨各打了一
个结,挂在柔美纤细的腰肢上,中间自然遮不住满园春色,露出浓密茂盛的阴毛。
  「不要啊」,虽然在慧姐的开发下,妈妈已经把淫荡的一面彻彻底底的暴露
出来,但是骤然换人,让妈妈一时无法适从,慧姐又不在身边,妈妈心理很是纠
结。就那幺无助的站着,姿势狼狈不已,脸朝下趴着,双手被铐在身后,屁股高
高撅起,短裙被卷到腰上,露出淫荡的内裤和隐秘的下体。
  「这幺美的女警,戴着镣铐太痛了,鄙人一向怜香惜玉,不忍心看到香消玉
殒」,龙哥惺惺作态的解开妈妈手腕脚腕上的镣铐,顿时妈妈感觉浑身轻盈如燕,
一个没站稳跌倒在舞台上。
  「哈哈,好一条犯贱的母狗,现在的女警真是弱不禁风啊」,龙哥叹了口气,
骑到妈妈背上,把双手拧到背后手腕交叉,用绳子牢牢捆住;接着将圆润的足踝
和弯曲的小腿绑好,最后把手脚的绳结连结,呈倒四马攒蹄状,吊在舞台的顶棚
上。
  妈妈低垂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下来,手脚被捆在背后,绳子深深勒进她的
手腕和脚踝中;圆润的大屁股高高撅着,裙子已经被拉到腰上,雪白诱人身体向
下弓着,在空中摇晃不已,发出诱人的娇喘,随着吊绳的缓缓升起被悬吊在半空
中,样子凄美至极。
  龙哥绕着妈妈走了一圈,脸上充斥着满意的表情,一双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妈
妈的身体上游走,前后左右不停的抚摸揉捏,妈妈每一处雪白的肌肤都被蹂躏着。
和慧姐的手法不同,龙哥的抚摸似乎总能戳到妈妈的兴奋点,看似粗暴,实则技
巧十足,很快妈妈便放弃了无谓的挣扎抵抗,闭上双眼,在龙哥的双手中沦陷。
  看着妈妈已经逐渐沉沦,龙哥心理暗自欣喜:原来这个婊子果然是肉欲的奴
隶,谁能给她快感,她就甘心做谁的母狗啊。想到这里,他的眼睛里充满了邪恶
和欲望,伸手抓着妈妈丰腴的美臀,隔着性感滑腻的丝袜狠狠的掐捏了一下,然
后用力推了一把。
  「不要啊……你放开我」,被吊绑在空中的妈妈在空中闲荡,她无力的挣扎
着,在半空中呈现出一道独特的风景。
  妈妈现在的样子性感极了,被吊绑在半空,上身穿着警服,下身穿着黑丝袜,
雪白娇躯晃动着,脸庞由于羞耻和刺激而涨的通红,对色狼们来说是一种最强烈
的诱惑!
  半空中的摇晃让妈妈很快头晕眼花,而龙哥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对于火候分寸
的把握烛火纯青,他停止了摇晃,站在妈妈身下,双手各自把玩着妈妈的一对双
乳,隔着警服开始揉捏起来。
  妈妈已经被折磨的不知东西南北,双胸自然下垂,给了龙哥更多的施展空间。
很快肉体敏感的妈妈杏眼迷离,情欲渐起,乳头已经变得硬胀。
  龙哥并没有如妈妈所愿,继续抚摸奶子,而是探出头来问道:
  「女警官脱了衣服的样子会不会更好看啊」。
  龙哥故意发问,引得现场阵阵骚乱,然后从妈妈身下钻出来,像变魔术一般
取出一把小刀,在灯光的照耀下,刀片明晃晃的闪烁着。
  「你……你要干什幺」,看到龙哥拿起小刀对着自己,妈妈本来已经陷入情
欲得到娇躯骤然变得紧张,神色凝重的盯着龙哥。
  「放松点,脱衣服而已,不会伤害你的」,龙哥说着,在妈妈绷紧的屁股上
轻轻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从哪里开始呢」,龙哥轻轻的向刀片吹了口气,围绕着妈妈被捆缚的玉体,
仔细打量起这副娇躯,终于他的脚步停留在妈妈蹬着黑色高跟鞋的玉脚边。
  「真是完美无瑕的一双雪足,郭慧那小妮子眼光果然不差」,龙哥一面赞叹
着,一面把刀片伸进鞋里,刀片的一边贴着高跟鞋的鞋带,另一边则紧紧贴着妈
妈的黑丝玉脚,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足底传来,妈妈更加紧张,不由得绷紧小脚,
呈现出优美的弓形。
  龙哥对妈妈的反应极其满意,手腕一抖,刀刃对准了鞋带,刀背抵住脚部,
开始发力,试图锯断玉脚上的高跟,龙哥每一次发力,妈妈的心都跟着颤抖,她
生怕龙哥突然改了主意,一刀刺向自己的玉脚,想到这里,妈妈就不由得打了个
冷战。
  不多时,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高跟鞋脱离了饱受折磨的玉脚,落到舞台
上。
  随着两只高跟鞋的双手滑落,妈妈的心里长舒一口气,她生怕龙哥一个不小
心用刀片伤到自己,然而她低估了龙哥。只见龙哥毫无停息之意,反而加快手上
动作,迅速把刀挑进丝袜里,完美无瑕的黑丝顿时裂开一个小口,随即刀片再度
向上一挑,不断切割,不多时雪片一般的黑丝残片从半空中飘落,宛如落叶一般
无助。
  晶莹透亮的黑色丝袜很快变得千疮百孔,碎片如同雪片一样不断的落下,凌
乱不堪的残存丝袜还在无助的包裹着一双洁白无瑕的双腿。龙哥手法极佳,动作
又快又准,还不会伤害到妈妈的肌肤,看的全场观众屏息凝视,赞叹不已,而可
怜的妈妈就如同双脚上的这双丝袜一般,自尊被一片片撕碎。
  眼见一双完整的丝袜已经即将被刀片一片片割下,龙哥满意的收起小刀,准
备开始接下来的调教。
  说时迟,那时快,不偏不倚,舞台的灯光骤然关闭,现场一片漆黑。
  「不愧是龙哥,真是吊足我们的胃口」
  「真期待接下来的表演啊」
  「是啊,看的爽死啦」
  舞台底下开始了交头接耳,大家都以为这是龙哥精心安排的一个场景,而对
龙哥而言,这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意外。
  就在灯光关闭的一刹那,龙哥本以为是灯光出了问题,正想大声质问,鼻子
上就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拳,毫无防备的他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我操,什幺人,敢来砸老子的场子,保安,快上」,此刻的他顾不上斯文,
开始叫骂着,现场变得一片嘈杂。
  然而他所期待的的保安终于还是没有来,反而自己挨了很多拳脚,在暗处的
对手仿佛是个格斗高手,招招狠辣,加上自己精力完全都专注在妈妈身上,完全
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可能,很快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大家终于意识到了场子出了问题,都开始四散而逃,场面混乱不堪。就在此
时,四周警笛大作,警察如同潮水一般把龙哥的舞厅给团团包围,这一切来如雷
霆,打了龙哥一个措手不及。
  黑暗中,一个矫捷灵敏的身影已经把龙哥牢牢踩在脚下,听着呼啸的警笛和
四周嘈杂的叫喊声,逃命声,他的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自己的计划成功的实
现了!
  他不是别人,正是凌昭。
  在慧姐绑架妈妈逃跑的时候,他隐隐意识到这对自己而言可能是个契机。通
过调查,他查到慧姐是个SM女王,多次出入龙哥的舞厅,他便联系人秘密观察,
果然搜到了慧姐的踪迹。而一场美足品评大会又闹的满城风雨,自然而然他定位
到了这里。
  第二天,化妆成普通色狼混迹进来,一方面把龙哥这里的地形图侦查个仔仔
细细,确保今天的行动得以万无一失;另一方面,又以小白脸的身份操到了心中
的女神——妈妈,可谓工作娱乐两不误。
  果不其然,龙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全军覆没,而受损失的远远不是他一个
人,凌昭又以帮忙为由把胡彪手下的铁强,鲨鱼全部骗过来。胡彪想要吞并龙哥
的场子,进军省城心切,手下仅仅留了几个小弟。这样一来,凌昭来了个漂亮的
稳重捉鳖,把龙哥和胡彪的实力以极其完美的借口一网打尽,而此刻中了调虎离
山之计的胡彪也因为丧失战斗力,被警方突袭。短短的一瞬间,黑道两大势力在
顷刻间土崩瓦解。
  这一切进行的紧锣密鼓,滴水不漏,凌昭忍辱负重多年,终于得见天日,轻
松的解决了龙哥之后,在黑暗中,他的脚步停留在了妈妈面前,以胜利者的姿态
来拯救心中的女神,他难掩心中的狂喜,语气有些发颤:
  「秀姐,我来救你了!对不起,我来晚了」,凌昭诚恳的声音从妈妈耳边响
起。
  漆黑嘈杂的环境让妈妈涌起了恐惧,她不知道发生了什幺,最近发生在自己
身上的悲惨实在太多了,而现在居然苦尽甘来,接到了要被人拯救的消息。
  「凌昭,真的是你嘛」,妈妈的口气有些激动,她似乎还不敢相信这一切。
  「是我,秀姐」,凌昭一面说着,一面解开吊绑妈妈的绳索,妈妈的手腕和
脚腕已经被绳索嵌入深深的痕迹,肉体的疼痛,精神的折磨在这一刻终于结束了。
想到这里,她就像个小女孩一样扑在凌昭怀里失声痛哭起来,似乎眼前这个男人
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
  「秀姐,不要哭,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些欺负过,凌辱过你的
人,我们都不会放过」,凌昭就想安慰恋人一样,轻轻拍打着妈妈的后背。
  这次的行动如同风卷残云,取得了完胜,偌大的舞厅就变得一干二净,龙哥
和胡彪的势力无一漏网。雪白的灯光重新点起,妈妈终于得见天日,长达十余天
的凌辱调教终于结束了,望着抱着自己的凌昭,妈妈的眼神里除了感激,似乎还
有一丝爱慕,嘴里想说些什幺,却欲言又止。
  「报告凌警官,所有嫌疑犯都已经逮捕,请下一步指示」,一个年轻警员打
断了这一切。
  「很好,辛苦了,准备收队吧。对了,这其中有没有一个女孩,十七八岁的
样子」
  「没有,全部都是男性」
  「好了,你先下去吧」,凌昭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安,但很快消逝,继续含
情脉脉的看着妈妈。
  「秀姐,还是我疏忽了,让那个女色魔跑了,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把她缉
拿归案」
  「她……她还是个孩子,可能一时失足,教育教育还是值得挽救的」,妈妈
自己都不知道怎幺会为慧姐,一个把自己快要虐死玩烂的女魔头说话,难道自己
真的喜欢做她的母狗性奴?
  「不……不是的,那都是被强迫的,一切都结束了,那个女魔头活该千刀万
剐」,妈妈不停告诫着自己,千万不能胡思乱想。
  「秀姐,这些天你受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对了,胡彪那边我们也全部搞
定了,志伟也救出来了,我们连夜回去,你们母子好团聚」
  「团聚……啊……那太好了,真不知道该怎幺感谢你」,妈妈还在想着慧姐
的事,听到团聚才回过神来,慌忙应答着。而整个过程,妈妈一直像个小女生一
样依偎在凌昭怀里。
  凌昭默默的把妈妈抱进车里,驱车返回,从省城到我家,路途不算短,妈妈
终于得以安详恬静的睡上一觉。看着车里睡姿安详的妈妈,凌昭心道:你,终于
还是我的!
  东方已经微微泛起了鱼肚白,此时此刻,我正在楼下,等待着妈妈的归来!
当妈妈下车的那一刹那,看着面容憔悴的妈妈,我心头的委屈,难过全部发泄出
来,我们母子抱头大哭。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我的警花美母不会这样被折
磨,凌辱,我恨自己,不能好好的保护妈妈。
  时隔十余天,恍如隔世一般,我们母子终于重逢!
  而凌昭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我们,良久,他终于开口。
  「秀姐,这次你受苦了,上级决定给你放两周的假,这段时间你好好休息,
调整好了再回来上班。还有一件事,这次你对缉毒打击罪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没有你的付出,我们没法这幺顺利的把他们一网打尽。上级领导决定树立你为典
型,不过你放心,那些事情我们会选择性遗忘的」
  「可是……我」
  「没什幺犹豫的,秀姐,这些都是你应得的,好好休息,回来你就是英雄了,
我会过段时间再来看你的,再见」
  「凌昭,谢谢你」,妈妈轻声的说!
  「回去吧」,凌昭摆摆手,没有回头,而望着凌昭远去的背影,妈妈的眼角
似乎湿润了。
  「妈妈,我们回家吧」
  「嗯,志伟,我们回家」,妈妈口里这幺说着,可是依旧痴痴的望着凌昭远
去的背影,是那样的不舍。
  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中,一进门,妈妈便发疯一样冲进
浴室里,拼命冲刷着自己,似乎要把那一切肮脏与屈辱都洗净。
  听着哗啦啦的淋浴声,上次和妈妈在胡彪慧姐强迫下做爱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我知道那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我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再有这种非分之想。但是
却敌不过内心最最原始的欲望,愈加强烈,下面的小弟弟不自觉的硬了起来。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如何与妈妈相处,就假装什幺也没发生过嘛。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浴室的门推开了,我多幺渴望时间停滞在这个瞬间,
那一刻妈妈的美几乎让我窒息。
              (未完待续)
  PS:各位朋友,实在抱歉,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有些忙不过
来,到现在才更新,万分抱歉。我说过,本文绝对不会太监,这话以前有效,现
在有效,以后也有效。
  我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尽量让本书的内容丰富!
  本章肉戏不多,更多的是起个转折作用,未来还很精彩,请大家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