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喜获千金再度春]_乱伦文学_

[喜获千金再度春]_乱伦文学_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喜获千金再度春


  这里是建立已相当久的上层中产阶级住宅区,绝大多数的房屋都是相当优美
的独栋建筑,庭院里的树木高大荫浓,后院大多都有高篱或围墙环绕,前院的灌
木丛和草地也都修饰得很整洁。

  但偶而也会有例外。譬如这一栋,原本就是这区占地最小、也最简陋的一栋,
屋周没有花草,只有一些不需经常人工修剪保养的灌木丛。屋主人已于三年前迁
走,只因一直未有买主,便委托一家房地产公司,将房屋招租了出去。

  这屋的左邻是一栋二层楼的建筑,屋宇美观整洁,后院宽大,占地约3/8
英亩。院落的后、左两边都是八尺多高的砖墙,上面攀着密茂的长青藤,墙内边
乔木扶疏,但后院的右侧却只是一排四尺高的红色木栅篱。屋子四周花木修饰整
洁,林木掩映。后院中央空旷处有一座25码x16码的长方形游泳池,深水的
一端还设有跳水板,池水清澈,池底倒映着蔚蓝的天空,和悠悠的片片白云。

  四月初,美国南部的天气已很温暖。

  现在是午后三点钟。在离池不远的青石砌成的阳台上,屋主人唐纳舒适的坐
在靠背椅上,面前的野餐桌中央撑着遮阳伞。唐纳放下手中的报纸,悠闲的呷了
一口咖啡,抬起头来,欣赏着院中修饰得很美观的花草,享受着这住宅区安详宁
静的气氛。

  他买下这房屋,迁入新居已有五个多月了,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来欣赏一下
这个属于自己的小天地。迁入之初,忙着雇人装饰室内,选择花园和泳池维护公
司、室内清扫服务人选,与之订立长期合同等琐事,忙了近半月,才大致就绪。

  数月来,每星期三花园维护公司按时派人前来修剪花木,施肥割草﹔屋内每
星期吸尘清扫一次,服务成绩都很令唐纳满意。

  今年刚四十岁的资深会计师唐纳,十五年前和两位同行合组了一所三人小型
会计事务所,服务优良,业务蒸蒸日上,现在已是本州岛驰名的一家大会计业务
公司,雇用员工近百。本城的许多知名银行、律师、财团,都是他公司的固定长
期客户。去年事务所乔迁新厦,离唐纳原住处稍远。他的地产经纪恰好发现这栋
房屋在市场出现,离唐纳的办公室新址很近,便领他来探看。唐纳深喜这栋颇为
典雅而又质地优美的住宅,就立即决定购买了下来。身为知名会计公司的三大股
东之一的他,以他的财力,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拥有摩登豪宅的,但他就是钟爱这
不太惹人注目、典雅幽静的住宅。唐纳今天下午自己为自己「放假」,回家轻松
一下,也来欣赏一下自家后院,和久违了四个多月的如茵草地、扶疏花木。

  爱妻因乳癌去世已整七年。廿二岁的儿子五年前即已离家远去西岸的私立名
校上大学,寒暑假期间他都有各种旅游或进修节目,极少回家。去年大学毕业后,
即在当地就业,并结婚成家。远居千里之外,偶通电话一次,平时鲜少音问。

  中年丧偶的唐纳,爱妻去世后没有再娶,一味埋首工作,屏绝暇思。虽然不
乏交接异性的机会,但却一直没有遇到可令他感到「动心」的对象。

  他十八岁高中毕业即和美丽的同班甜心女友兰西结婚,婚后兰西工作,他自
己也半工半读,完成了大学教育。他和爱妻一直有着充分的、十分美好的性生活。
他性能力强劲持久,又极温柔体贴,深得兰西的热爱。爱妻逝后,唐纳一直落落
寡欢。长时间下来,他的外表看来未免较他的真实年龄苍老。但他每日晨、午都
在公司所在大厦的健身室运动,多年来从未间断,颇能持之以恒,所以虽已中年,
却仍腰狭腹紧,肌肉精壮,身材健美。每当晨昏性欲旺盛时,唐纳便尽量克制,
将心思转注到专业工作上,诸如思溯新颁布的各条税律,考虑应如何才能最适当
的为客户们处理账税等。这方法对他十分有效,可使他淡忘肉欲。只是由于长时
期的有效节欲,使得他的「库储」十分充实饱和。处于这种经常在饱和状态下的
惟一问题是,每当目光接触到美好而又令他「性感」的异性时,他的阳具便会立
刻膨胀勃起,而且久久不消。这情形在某些场合,很是令他尴尬。为此,唐纳得
常在内裤里再加穿一条运动用的紧罩﹙supporter﹚,将阳具牢牢栅定,
以免在某些场合失态。

  举目后院,他奇诧的发觉到,右方矮篱的正中一格,篱上的条纹与它左右邻
格的条纹,明显的有着差别,不知为何?只是购屋之时,并未曾注意到。这边的
篱外便是那栋出租屋的后院。唐纳有两次清晨出门时,曾看到有位头载工地安全
帽的中年男人,自屋中走出,开车离去,看来租屋者很可能是一名建筑工人。

  唐纳的目光移至清澈无波的游泳池中。从每月维养公司寄来的账单中,唐纳
知道公司每周三都有派人来清吸水面和池底,检测池水的ph值﹙注:一种酸、
碱定性测试﹚,确保水质中性。但唐纳自己至今还不曾有缘下池戏水。「不知那
天才会有效的利用这游泳池?」想到这,唐纳不禁莞尔的笑了。

  「格那」一声,右邻的后门开启。唐纳抬头看时,只见一位年轻女孩正自屋
中走出。女孩身穿两件头的墨绿比基尼泳衣,但泳衣显然比她的身材小了一号。

  墨绿的泳衣紧扣在乳白肌肤上,呈现出强烈的对比。特别突显的是,少女尖
挺上翘的乳峰将不够大的比基尼泳衣上装高高的撑起,比基尼下装则紧裹着后突
的臀部,臀部曲线十分优美,狭小的泳裤似是绷紧的勒陷股沟中,圆浑的雪股几
全部裸露在外。虽只是惊鸿一瞥,唐纳已觉察到,少女的面貌十分娇美动人。这
少女的突然出现,使唐纳不禁想起他以前曾有过的梦想:他曾十分希望会有个女
儿,但他却从不曾有过这幸运。

  唐纳收回眼光,习惯的屏息绮念,继续看报,让自己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哈啰!」隔邻的女孩站在短篱外和唐纳答喧。

  「嗨!你好吗?!」唐纳抬头回答。

  「我好。我一直觉得奇怪,你到底会不会来用你的游泳池?」女孩开门见山
的发问。

  「这真是个好问题。我自己也一直在想着这同一问题,只是似乎到现在我都
一直没有时间。」

  「皮尔士先生——以前这屋子的主人,一向都让我用这泳池。」

  「噢!如果你想用,我也欢迎你继续使用!我一直都在付这泳池的保养费,
总得有人用用,才能值回代价!」

  语落,那条纹不一的篱格便动了开来,原来这是一扇隐藏得极好的活动篱门,
难怪适才唐纳觉得这格篱笆有异。

  女孩走进篱门,反身熟练的将「篱门」关上。她向唐纳走来,他立刻直觉到
一股令他「动心」的强烈美感和性感,正自她身上幅射发出。她徐徐向他走近,
很自然的步履间,显示出了一种特殊高雅女性的优美。那裹在狭小泳衣内正在发
育中的美好侗体,像磁铁一样的吸住了唐纳的眼神。

  「啊!她是如此的美丽!」唐纳心中暗自由衷的称赞。

  「我叫丽亚。」她走向唐纳,伸出纤纤玉手。

  「唐纳。巴森斯。我很高兴见到你,丽亚。」唐纳轻握姑娘的玉手,很有礼
貌的微笑作答,然后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的纤手。

  唐纳估计她的年龄可能在十三到十五之间,碧眼棕发,明艳而仍带有稚气,
身高约五尺三、四寸,体重不会超过一百磅,三围应在33C-22-33左右,
玉腿结实修长,曲线秀美。

  唐纳一生从没有这样看过女性,他觉得此刻他的眼神似想把她整个儿吞下。

  他希望她没有发觉他的怪异眼神。

  极力避开性思潮,唐纳让自己找到话题:「那真是一扇奇特的篱笆门。我住
在这儿已五个月了,从来都不知道那里有这样的一扇门,可通到你家后院!」

  「我一直在注意你的后院,发觉经常有人来这儿清理保养,但你似乎从来都
没有来过这儿,自然你就不会发觉这扇篱门了。皮尔士先生两年前特地在篱上安
装了这样一扇门,为的是方便我可以进到他的后院来游泳。他们真好。。。。,
但他们自己并不常用这泳池。」

  「从现在起,这泳池随时都欢迎你使用。我的工作时间长,早出晚归,常不
在家。知道会有人来这院子里看看,在泳池中游泳,这感觉很好!」

  「谢谢你!」

  说毕,丽亚便跃入池中来回游泳。唐纳也再度翻开报纸观看,但他实在看不
下去,丽亚的吸引力太强了。他干脆放下报纸,专一看丽亚游泳。他发觉丽亚是
游泳能手,她在池中来回,换了几种姿势。蝴蝶式、仰式、蛙式、自由式,每种
姿式都游得十分轻灵迅快,而且到岸时在水中翻腾转身,完全是泳赛选手模样。

  唐纳的目光跟着丽亚的优美身形在池中来回。。。。。。。

  四十分钟后,丽亚泳毕上来。唐纳注意到她的乳蒂挺立,将泳衣的小罩杯高
高顶起,隔着紧而薄的泳衣,他可清晰的看到她的乳蒂像两颗圆鼓鼓的小葡萄。

  过于狭小的比基尼下装更是一无保留:隆起的阴阜、肥涨的阴唇轮廓,都清
晰无遗的全部显出。唐纳觉得口水大增,阳具也勃然涨起,他很庆幸他回家后还
没有脱去内裤中的贴身紧罩,才不致在初见面的隔邻未成年的少女面前失态。唐
纳禁不住一再用带有浓厚性意识的眼神看着丽亚的美妙女体,虽则他内心一直不
断的告诫着自己,千万不可胡思乱想,眼前看到的,只是一位美丽可爱的邻居小
姑娘而已。

  「要用毛巾吧?」唐纳温柔的说。

  「啊!谢谢!我正用得着。」

  阳台连接着「日光室」﹙注:建于房屋外缘的休闲室,屋顶和外围用透明玻
璃板搭盖而成﹚,唐纳起身,向屋中走去。在玻璃门的反影中,他看到丽亚正跟
在他身后。他拉开日光室的玻璃门,让丽亚先行进入日光室。她行经唐纳身前,
他乘机欣赏她那令他沉醉的玲珑曲线。

  他在橱中取出一条洁净的大毛巾交给她。她开始擦拭身上的水珠,在揩拭秀
发时,唐纳得到一个近距离观赏她的乳房的大好机会。她的乳房结实尖挺,他真
想将之握住把弄,但他没有这样做。此刻在他心中,她已不再是个未成年的小女
孩,而是一位令他十分向往的青春女郎。

  拭毕,丽亚向唐纳微笑,眼神中已略无对初识陌生男子的戒意。她告诉唐纳,
她和她父亲住在隔篱的屋里,父亲是一位专司水管安装的工人,工作时间很长,
所以大多时候都只有她一人在家,她的母亲一年多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提到母
亲,丽亚的美目中饱含眼泪。她今年十二岁多,快十三岁,在附近中学上七年级
﹙相当国内的初中一年级﹚. 她学科成绩优良,丽亚显得相当自豪。运动方面,
尤其是游泳,她是同级中的最佳泳手。

  「我知道教育十分重要。只有良好教育的人才会有前途!」她认真的说。

 唐纳感到眼前这位十三岁不到的美少女不单是身体远较一般同龄女孩发育得

  早,她的心智也明显早熟。

  她又继续告诉唐纳另些事。唐纳注视着她,一面欣赏着这美少女的甜蜜秀色,
一面点头称是,在适当时机,他也发表些附和丽亚的小意见。。。。丽亚的谈话
中流露,母亲在世时很是爱她,但母亲去世后便不再有人照顾她。她的父亲从来
便爱酗酒,常会粗暴的对待她。唐纳想多知道一点关于这方面的细节,但丽亚似
不愿再多谈,转变了话题,唐纳也很识趣的不再追问。

  唐纳开始觉得有些饿,他想开始烤肉野餐。阳台上设有丙烷﹙瓦斯﹚炉架,
冰箱中备有上好的牛排和新鲜生菜等,唐纳原本就准备今天在院中烤牛排野餐。

  「你的父亲今晚会回家晚餐吗?」

  「不。他常深夜才回。今天他会工作至晚,要十点钟过后才会回家。」

  「唔,我正要开始在院中野餐烤肉。你会不会在意,和我这老头子同进晚餐?
我可以保证的是,你会尝到一块上品牛排,和可口的凉拌生菜。」

  「啊,巴森斯先生,我很乐意和你同进晚餐。我一人用餐十分寂寞无聊,而
且我也不擅烹饪。」

  「请不要这样称呼我「先生」!就叫我「唐」好了。我有一项相当好的专长,
那就是烹饪。而且我也十分喜爱烹饪!我竭诚欢迎你,和我共进晚餐。」

  「啊,那我得回家换了衣衫再来。」

  丽亚走向篱门,浑圆裸露的臀部微扭着,唐纳目送着她的美妙背影离去。

  唐纳取出两块filetmignon牛排﹙注:上品腰脊嫩肉,多以ba
con环裹外周,同时烧烤﹚,放置在丙烷野餐炉上,文火加热。这是他的惯技,
待得牛排内部刚熟,肉汁尚未溢出前,即用强热烧烤片刻,便会成极可口的香嫩
牛排美食。趁文火加热时,唐纳便入厨房调拌色拉,和烹制将用以浇淋在牛排上
的鲜菌汁。这时他听到丽亚的清脆的声音。

  「唐,你在那儿?」

  「我在厨房。从日光室进来就可「闻」到那儿是厨房!」

  唐纳听到日光室门开起的声音,他的色拉和菌汁也刚做好。

  「你喜欢那种dressing﹙注:色拉拌料的油或汁﹚?」唐纳一面问,
一回头,便看到刚走进厨房的丽亚。

  丽亚穿着短裤,上身穿着一件背部全裸、带系颈间的凉爽胸兜,兜下乳房尖
挺着,明显的未戴奶罩。唐纳的眼神不由一亮,眼前这突来的清新景色几令他失
手将手中的色拉盘掉落。

  赶紧收敛心猿,唐纳向丽亚微笑:「如果你不在乎,那你可帮忙布置餐桌,
餐具便在你身后的抽屉里。」

  丽亚转身觅取餐具,露出乳白无瑕的少女裸背。唐纳看着丽亚纤腰下的圆润
美臀,下部不由立即暖洋膨胀。他的心态似又回复到十五岁的少年时代,对眼前
的这位天真的美少女,心中充满了爱羡。

  「她长大了不知会叫多少男人迷惑倾倒,为她心碎!」唐纳暗自思量。

  牛排烤得恰到好处,鲜嫩多汁。两人都十分愉快的坐在后院的野餐桌上,全
心享用。晚餐在轻松的情调下进行,两人随意交谈。在丽亚的委委道来中,唐纳

           对她的背景又增加许多了解:

  *再有两个月将是丽亚的十三岁生日。

  *她已被选为中学的游泳队成员,在所有各项款式的泳赛项目中,她都是新
进队员中的最佳泳手,而她的仰泳已是全校第二,仅略次于一位十一年级﹙高二
﹚的学姐,教练对她有着很高的期望。﹙美习:中学各项运动,七年级﹙初一﹚
时可入队,但须俟九年级,才能正式参与校际竞赛。﹚

  *她的中学近二年来蝉联本州岛中学女子组的冠军,学校和教练决定,按以
往惯例,在暑期开始后的前两月中,学校泳池仍将继续开放,但改用小区游泳队
名义,继续训练原班校队人马,并将和邻郡小区的其它暑期游泳队,每周定时举
行对抗比赛。

  身为队员,丽亚应参加这些训练和比赛。但按规定,训练和比赛时,队员必
须穿着「一件头」的正规泳衣。一年半前母亲买给丽亚两件泳衣,一是可用于泳
队训练和比赛时穿的,另一是只能在非比赛时穿的比基尼。

  近几月来她的身材长大的很快,那「一件头」的泳衣上星期已被撑被了,不
能再穿。没有那泳衣,她便不能参加游泳训练或比赛。她十分梦想有件时尚的「
Speedo」牌的泳衣,她曾向她父亲请求添购一件泳衣,但遭到拒绝,他说
他负担不起,而且他认为游泳训练或比赛都毫无意义,直如「牛粪」,叫她放弃。
丽亚对此感到相当的无奈。

  *她有一个大她六岁的哥哥,只知他去年是在海外当兵服役,但他和父亲很
不投机,母亲去世后,就再无音讯联络。

  *她仍没有男友。好些男生曾多次邀约她,但她的父亲总是不允许,说她年
龄太小。因此她没有接受过任何男友的约会,也不曾参加过任何特殊节日的同乐
会。

  丽亚也问了些关于唐纳的职业和他的家庭状况。

  餐后唐纳为丽亚盛了一克冰淇淋,他自己则轻呷着咖啡,享受着这花园优美
的环境,也欣赏着丽亚的美色。他希望他曾早些时便来到这后院,那样他便可早
些见到丽亚。看着丽亚,他心中便感到十分甜美,但又有些矛盾。他希望她是他
的女儿,他要尽力爱护她﹔但她胸兜下巍巍挺立的乳尖却又像磁铁一样的吸引着
他的目光。他深深的感到眼前是一位令他极其向往的女郎,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脆
美,他喜欢聆听她的声音,诉说她对生命中的各种感受和期盼。

  用罢冰淇淋,丽亚说:「我想再游一回泳。你不会在意吧?」

  「当然不会。我很喜欢看你游泳。也许我也参加你,下水游一会!」

  「那太好了!我很高兴我可向你拨水,打水战!」

  「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可比你大,我可能会把你压浸在水里!」

  丽亚笑着向唐纳伸了伸舌头,便连跑带蹦的回家换泳衣。唐纳走回屋内,一
时想不起泳衣放在何处,他已多年没有下过水了。终于在他的运动用的壁橱中找
到一条泳裤,且喜他的身材保持如昔,泳裤仍十分合身。唐纳带着两条洁净的大
浴巾,来到池边,等待丽亚的到来。

  良久,丽亚才再出现。

  「为什么去了这么久?!」

  「泳衣仍是湿的,你有没有穿过湿而小的泳衣?那是很难穿上的!」

  「那你为甚么不叫我一声?我会立刻过来帮忙你穿上!」唐纳向丽亚微笑打
趣的说,不知道她是否了解他这话的含意。他心中却尽在幻想着,如果她真的让
他「帮她穿上」那既湿而又嫌小的比基尼时,那会是多么令他心跳的景象。

  丽亚显然有些懂得唐纳的调侃,她粉颊微红,没有答话,便跃入池中,来回
游泳。唐纳的眼光跟着丽亚优美的泳姿在池中来回。。。。。

  一会,丽亚在深水一端停了下来,她向唐纳挑衅的叫道:「快来啊!胆小鬼!」

  唐纳用脚趾头试了试水温,不冷,他便跃入丽亚所在处的深水中,他沉入水,
觉得水温凉爽,十分舒畅。但当他的头部刚露出水面时,便遭到一阵急涌而来的
浪花袭击,丽亚已开始了拨水战。

  唐纳也不甘试弱,立即拨水回击,并试图逼近丽亚,要将她的头按入水中,
但丽亚十分敏捷的躲开了,她泳技灵巧,抓她不到。经过好几番追逐,唐纳终于
接近丽亚,但她迅即溜到他身后,用手臂搂住他的颈项,试图将他的头按入水中。
唐纳感到她的一对乳峰顶在他的背上,那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他捉住她的手
臂,让她和他一道沉入水中。。。。这样玩了好一会,唐纳一直警告着自己,要
保持限度,不可乘机碰触她的女性禁地。

  「暂停!」几分钟后,嘻笑喘息中的唐纳叫停:「啊!丽亚,你赢了!我们
们停战,好吗?!」

  唐纳上岸取了条毛巾拭去水渍,丽亚也跟着上来,唐纳递给她另一大毛巾。

  她揩拭着身上的水珠,尖挺的乳房上下晃动,唐纳感到他的阳具在迅速勃起,
好在他事先已用紧身套将它缚牢。

  「唐,谢谢美味的晚餐,和让我用你的游泳池。希望你的水战技术会进步,
我们可势均力敌的再打一场!」

  「你等着瞧吧,我一定会进步,不会令你失望!。。。。啊!记住,你可随
时来用这泳池!我通常晚归,不能常来陪伴你。」

  互道晚安后,丽亚自那隐形篱门离去。唐纳脑海中仍萦映着丽亚诱人的身形
和明艳的音容,心中有着阵阵的甜蜜感觉。

         ****************

  下来的两星期,唐纳的工作相当的忙碌,回家较晚,他没见着丽亚。但从泳
池旁和阳台上的水渍看来,他确定丽亚曾来游泳。两周来他脑中一直萦映着那紧
裹在狭小的比基尼泳装下的诱人少女侗体,他想他应设法和她再相见。

  唐纳写了一封短信,问丽亚那天会有空可早些回家,那他也会安排在同一天
提早回家,和她相会。如果她的父亲那天不在,他想邀她共进晚餐。写毕,唐纳
将信放入信封,上写「丽亚收阅」,便将这信封贴在泳池跳水板边的明显处。

  第二天唐纳回家较晚,发觉有封信黏贴在日光屋的后门上。那是丽亚的回信,
她告诉他这星期四她可提早回家,那天她的父亲不在,要次日晚才回。

  这给了唐纳充分准备佳肴的时间。他也特别购买了一些精美的餐后甜点。

  星期四下午三时,唐纳提早返府。回家才一会儿,便听到日光室后门的开启
声。他立即走向日光室,瞬间便见到了丽亚,她仍是穿着那较她身材小了一号的
比基尼两截泳衣。这让唐纳两周来魂牵梦萦的美少女,有着令他总是觉得「看不
够」的感觉。

  「嗨!这两星期都好吗?」唐纳笑问。

  「嗨,唐!我很高兴看到你留的信。学校功课都很好,但是这两星期来我都
没能参加游泳队的练习,大慨也不能参加就快来临的暑期泳赛。我需要件「一件
头」的泳衣,但父亲仍是不肯,说是买不起。。。虽然我知道他并不是真的买不
起。」

  唐纳看到丽亚眼光中的无奈和失意。愤慨涌上心头,很为丽亚叫屈。他知道
在酒吧喝一瓶酒的价格就可买到一件可用于游泳训练的泳衣,她的父亲也太不为
女儿着想了。

  「丽亚,再两个月就是你的生日,我正想要买件礼物送你,那现在马上就买
件你喜爱的新泳衣,算是早到一点的生日礼物,好吗?你的父亲会同意吧?」

  「唐!你当真吗?我真不知该怎么说!」

  「甚么都不要说!我买得起,我很愿帮你!你须要做的只是用心游泳,在泳
赛中取得胜利!」

  「好吧,明天父亲回家时,我会问他的意见,明天我会留信在你的门上。」

  丽亚津津有味的享用着唐纳烹作的精美晚餐和餐后甜点。餐毕,丽亚去泳池
游泳,唐纳则在池边守候,欣赏丽亚那令他百看不厌的美妙体态。

  对唐纳而言,这黄昏消逝得太快了!暮色已临,丽亚练习已毕,上得岸来,
用唐纳为她备就的毛巾擦拭秀发和身上的水珠。和唐纳互道晚安后,丽亚便翩然
穿篱归去。

  唐纳目送她的倩影,颇感依依不舍。他对丽亚有着双重心态:虽则他的内心
深处潜存着一股浓烈的、向往和丽亚性媾的欲念,但他也真的希望自己有个像丽
亚这样可爱的女儿,那他一定会尽其所能,好好的爱护她,让她能在快乐欢娱中
成长。

  次日唐纳公司业务十分忙碌,晚上八时许才回家。后门上没有发现丽亚的留
书,泳池边也没有水迹,证实丽亚今天没有来过。她生病了吗?唐纳心中有些忐
忑纳闷。虽只短短的两次相会,但丽亚似已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份。

  第二天。。。第三天。。。,仍没有信息。

  又已是星期一。唐纳提早四时回家,来到后院,他听到丽亚家后门「依呀」

  的一声,却没看到丽亚的出现。

  「丽亚!」他站在矮篱边呼唤。

  没有回声。他再度提高声量叫唤,他知道隔邻一定有人在家。

  「丽亚,你在家吗?」

  仍没有回声。这几秒钟的等待,唐纳觉得似有一世纪的那么的长。

  终于有了回音。

  「嗨,唐,我在忙,不能出来见你。」丽亚的声音听来有些干涩吃力,和以
前迥异。

  唐纳心中疑虑,立即推篱门而出,来到丽亚家的后门口。

  「怎样开这扇门?丽亚,我一定得见到你,有话和你说!」

  「唔。。。那你稍待。。。我来开门。。。」

  一会,「克那」一声,门开了,丽亚颓丧的低着头,站在门内。唐纳心中不
由叫道:「这不是丽亚!这不是那在泳池中迅灵翻腾,向我挑战的丽亚!」

  丽亚垂首饮泣,面容憔悴,面颊和上臂有数处擦伤的痕迹,左眼下有一片黑
印。唐纳的第一个念头是丽亚曾在交通或是甚么意外事件中受伤。

  「丽亚,发生了什么意外?你为什么不电话通知我?」

  但唐纳立刻想到,他不曾和丽亚交换家中电话号码,也没有告诉她他的公司
和私人的行动电话,她当然无法与他联络。

  「不,这不是意外。」

  「是被人打伤的吗?」

  「我不想说这事。」

  唐纳立时省悟到,这可能是丽亚那好酗酒的父亲干的可恶的野蛮行径,丽亚
曾经提到过她的父亲曾多次粗暴的对待她,唐纳立时感到极端的愤慨。

  「为甚么你的父亲要这样对待你?」

  「我告诉他,你想要买件游泳衣给我作生日礼物,问他是否同意,他就挥掌
打我,骂我是不要脸的婊子。他当时有些醉醺醺的,他说他不相信你会要征求他
的同意才送给我。。。一定是我给了你什么。。。服务。。。交换来。。。」丽
亚呜咽的说。

  「我想我应该通知警察。下次他可能会让你重伤骨折。」

  「啊,不,不要那样做。那样做的结果,他们会把我送进少年寄养院。我不
要到那种地方去。」

  唐纳的心思迅快流转。丽亚说得有理,那些寄养院并不是甚么好去处。他决
定要立即帮助她脱离这恶劣的处境,让她得到安全舒适的环境。但他该怎样办?

  唐纳想到了他的一位熟识客户。那是一位本城有名的法律事务所的名律师,
他十分感谢唐纳的超优服务,使得这律师事务所节省了许多不必要的开销,得到
巨额的合法利润。他曾数次声称如果唐纳牵涉到法律事项,他会作为唐纳的义务
法律顾问,永久的为他免费服务。事实上,唐纳的会计和税务特长,是他们绝对
难从其它任何会计税务公司所能得到的,这使得他们对唐纳极为感激。唐纳决定
明天一早就和这律师朋友联络。

  「你的父亲何时回家?」唐纳问。

  「他去了邻市的建筑工地,说是五天后回来。他已走了一天。」

  唐纳心中盘算着,还有四天的时间,他要在这四天内尽快找到可解决这问题
的办法。这样的父亲真可恶,决不能让他有再向丽亚肆虐的机会。

  「丽亚,这几天你的饮食如何?」

  「父亲给了我一点钱,那只够买罐花生酱和面包。我这几天都在吃花生酱涂
面包。」

  「到我家去。我要做些好东西请你吃。有没有去上学?」

  「没有,我这样难看,我不想让同学或老师见到。」

  「我会立即打电话给珍妮。她是我公司的会计师,也是位美容化装能手,我
会请她来替你整容一下。」

          ***************

  回到唐纳家中,唐纳立即取出冷冻饮料、奶酪、马铃薯片等零食给丽亚,又
自冰箱取出两片T骨牛排放在野餐炉上低温解冻,之后便立即和珍妮通话。在了
解了丽亚的处境后,珍妮十分同情,她虽正在百忙中,却愿意义务相助,她这就
开车来,估计卅分钟后可到达。

  丽亚用了饮料和一些点心后,气色转好了些。唐纳坐在她身旁,丽亚看着唐
纳,将头靠在唐纳胸前,轻泣起来。唐纳温言安慰她,温柔的轻抚她的秀发。

  「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我一定会找到很切实可靠的方法,让他不能再
碰触到你。」

  「你怎能做到?他是我的父亲!」

  「你放心好了,这事我会处理。」

  唐纳这时想到,这事还真需他的律师朋友帮忙,他们定能找到利于丽亚的方
法。唐纳虽不是律师,但他知道无理将未成年的子女虐打成伤,绝对是法所不容,
伤人者会受到律处。

  一辆轿车驰上唐纳前院的车道,珍妮已如时抵达。

  「真不知要如何谢谢你的协助!」唐纳向闻讯立即赶来的珍妮致谢。

  珍妮见到丽亚的第一句话便是:「我的上帝,是谁竟会这么忍心加害!」她
拥抱着丽亚,像慈母一样的安慰她。

  「是他的父亲干的。这已并不是第一次他打伤她,但这是我所看到的第一次。
看这伤势,你可想象到当时他出手时是多么的凶狠无情!」

  「你想要我怎样做?」珍妮问。

  「唔,自三天前被打伤后,丽亚就不敢出门上学。你能不能用美容化装的方
法,将她脸上的伤痕淡化或遮盖?」

  「没问题!我可以做到。而且我可教丽亚,之后她自己也能做!」

  「啊!那好极了!珍妮,你真是上帝遣来的天使!我正要做晚餐,你饿不饿?」

  「不,谢谢。我现在就替丽亚修饰。然后在八点卅分前我要赶到青年会去接
我的女儿。我带来了足够的化装材料来,够丽亚再用一、两次。以后需用的材料
你们自己可以去化装店中购买补充,我会将所需材料的清单写下留给你。」

  「啊,谢谢,珍妮!晚餐后我们会立即去购物中心采购。」

  珍妮让丽亚坐下,开始为丽亚化装、讲解。唐纳就去准备晚餐和饮料。

  牛排一会儿后就已烤就。唐纳叫道:「丽亚,晚餐已准备好了!」

  「再给我五分钟!我们马上就好!」珍妮回答

  唐纳刚将食物杯盘安放在室内餐厅的长餐桌上,珍妮和丽亚便已走了进来。

  唐纳抬头看时,不但丽亚眼框下的紫黑伤痕不见了,面上和臂上的擦痕也都
已无踪。珍妮为丽亚的眼圈加深了衬托,樱唇上涂了玫瑰色的唇膏。雪肤花貌,
太明艳动人了,她看来就像是位十八岁的美女。

  「珍妮,我真不知道你是怎样做的,你可真是天材!丽亚,你好美啊!」

  「唔,这是丽亚的本身丽质所致!。。。你烤的牛排可真香,我很想留下来
一尝美味,但我已太迟,我要赶紧去接我的女儿。材料单已交给丽亚,我要走了,
如果有什么疑问,或需我帮忙,请打电话给我。」

  唐纳送珍妮到大门口。「珍妮,我欠了你一次大大的人情!」唐纳衷诚的再
次致谢。

  回到餐厅,他看到丽亚在微笑。

  「珍妮真是好本领!我真难以相信这改变!」丽亚高兴的说。

  「我可是十分相信!就像珍妮说的,你是天生丽质。你真的好美,太美了!

  如果不因你是个小女孩,我真想好好的吻你,亲个够!」

  丽亚惊诧的望着唐纳。她向唐纳走近,伸出玉臂勾在唐纳项上,巅起脚尖,
抬头将樱唇贴在唐纳的嘴唇上。

  唐纳立即感到,那不是小姑娘的「啄吻」,而是情人般的蜜吻,她的樱唇软
腻,他可感到唇膏的味道。要命的是,她的一对乳峰紧贴在他胸上,那奇特的感
觉使得唐纳的生殖器立即膨胀变硬,碰触到丽亚小腹下隆突的阴阜。丽亚似已觉
察到唐纳下体的变化,但她没有退缩,就让阴阜紧贴在唐纳隆起的下体上。在这
美妙的性感下,唐纳不由轻拥丽亚的纤腰,一再蜜吻她的柔软樱唇。

  片刻后,灵性初回,唐纳意识到他已逾矩。他赶紧收敛心神,放松了拥抱。

  「丽亚,我们来用晚餐。餐后我们还得去mall﹙市场大厦﹚购买珍妮列
下的化装用品。」

  他们在长餐桌的两头对面坐下,开始晚餐,两人都饿了,津津有味的享用美
味的牛排和其它食物。唐纳的另一苦恼也得到解脱:他的生殖器已开始软化。他
和丽亚对面坐着,俩人不时望着对方,眼神中尽是互相称羡的爱意。丽亚是那么
的甜美,唐纳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怜爱,但也潜隐着强烈的欲念。他警惕自己,必
须将后者摒却。

  餐后,唐纳迅速收拾餐具桌面,丽亚也十分敏捷的帮忙收拾。

  mall距唐纳家才四英哩,瞬即到达,这给了他们足够的采购时间。丽亚
显得很兴奋,她似已暂时忘却了她被虐待的痛苦。但唐纳却一直念念难忘,一想
到丽亚被暴虐,他就感到气愤填膺。

  来mall采购对丽亚来说是难得的赏心乐事,对此她心中充满了感激。丽
亚的优美风度和笑容似很有感染性,美容品部门的店员十分友善的接待她,照单
为她办齐了所需的各项化妆品。

  唐纳问丽亚有没有香露水,她回说没有。唐纳领着丽亚来到卖香水的柜台,
丽亚简直不能相信她会来买香水。这里有的都是一些高质量的名牌香水,有着各
式各样美丽包装,玲琅满目。在店员的殷勤接待下,丽亚逐一的品闻着,来决定
那一种她最喜爱。对唐纳而言,这些高质量的香水都很香、都很好闻。

  「丽亚,你可选购二、三种你喜爱的。」

  「我可以吗?」丽亚眼神发出喜悦的光芒,像圣诞节时得到自己喜爱的礼物
的小孩。唐纳很高兴他能做些令得正处于忧伤中的丽亚开怀的事。

  「你慢慢选,选好了叫我一声。。。我这就去对面那家店看看。」

  「好。我一会儿就好,不会太久。」

  对面那店是专卖运动商品的,店中陈列着各式各样的「speedo」出品。
唐纳进得店门,一位年轻女店员走了过来:

  「我可以帮助你吗?」

  「你们有没有游泳比赛用的女子游泳衣?」唐纳问。

  「我们这儿有speedo出品的、所有的各种男女泳衣。」

  「你可看到对面店中的那位年轻姑娘?」

  「啊!你是指那位头扎漂亮发辫的姑娘?」

  「是。你可不可以帮忙,选四件合她身材的speedo比赛用泳衣?等会
她在那边买好了,我就带她过来。」

  「我乐于效劳。我是卡萝,待会来找我就好。」

  「谢谢,我们马上就来。」

  唐纳走回美容店,在门口的长椅坐下。不一会,就听到丽亚的呼唤:

  「唐,我已选好了!」

  唐纳进店付了帐。

  「我们还要去另一家店看一下。」唐纳向丽亚说。

  「啊!还要去那儿?」

  唐纳牵着丽亚的手,走进那叫「运动村」的商店,卡萝看到他们,便走过来
接待。

  「卡萝,这是丽亚。她需要你的协助。」唐纳说。

  「唔,我已选好了四套,等她来试穿。丽亚,请随我来试衣室。」

  「试衣室?」丽亚有些迷茫。

  「不用疑问,我就在这儿等你。」唐纳说。

  唐纳在外面足足等了廿分钟,才见丽亚和卡萝自换衣室出来。唐纳想到女孩
毕竟是仔细些﹔要是男孩,大概只须三分钟就选定了。他庆幸今天买的是「一件
头」而不是「两件头」的泳服,否则可能要等得更久。

  「唐,它们都很好看。但你不应花费这么多。」

  「卡萝,它们还合身吗?」唐纳问。

  「它们就像是特地为丽亚量身订制的!丽亚穿上时真是漂亮极了!」

  「丽亚,这些颜色花式还合意吗?」

  「啊,都十分好。但你不该如此,花费了你太多。」

  「卡萝,烦你把它们都包起来给我们带走。」

  唐纳臂下夹着装着四件泳衣的大口袋,和丽亚走向停车场。丽亚一再向他致
谢。

  「丽亚,我很是高兴。。。。我从不曾有过女儿,如果我有这样的幸运,我
真希望会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儿!」

  丽亚挽着唐纳的手臂,紧紧依着他,走向他们的座车。上得车来,丽亚拿着
他的手,亲吻了他的手背。这使得唐纳觉得有些尴尬,但她的纤手和樱唇给他的
感受却是那么的美好。

  「谢谢你,唐。从来没有任何人为我买过这么多的漂亮衣服,或这么关心的
爱护我。我真不知要怎样感谢你!」

  「不要感谢。我只希望你会喜欢这些泳衣,而且在比赛中取胜!」

  「唔,我希望你能够有时间来看我的泳赛。」

  「我会考虑。最好是在你出赛前几天,让我知道你的出赛时间和地点。我会
尽量安排时间,来看你比赛。」

  唐纳在一家超市前停下。丽亚跟着他下车,走进市场。唐纳选购了临时切出

  的已烹熟的上品冷盘用火腿和蜀黍熏牛肉薄片、新鲜生菜、一盒鸡蛋、牛奶和鲜

  橙汁。

  车子驰入唐纳家门前的车道,他们已到家。一路上来丽亚都显得十分兴奋,
似已完全忘了她被打伤的事。但唐纳丝毫没有忘记,他决定明天一早就打电话给
他的那位律师朋友。

  下得车来,唐纳拿着泳衣大口袋和食品袋,用钥匙开了院侧的园丁用门,绕
着屋侧的墙边通道,迂回曲折的来到后院,将这些口袋放在野餐桌上。

  他指着食品袋说:「这可用来做你下面几天的早、中餐。这几天我会提早回
来和你一同晚餐。。。。还需要喝点什么冷饮吗?」唐纳问,准备将大小食物口
袋交给丽亚。

  「啊,不用了。唐,我很疲倦了。这几天来的日子真的是好难捱过,但今天
你却为我带来了许多的快乐。我知道我对你是永远感激不尽的。如果你高兴,明
天我要把这些泳衣一件件的穿给你看,好吗?」

  「那我真是求之不得!」

  丽亚走近唐纳,向他伸出纤手。唐纳以为她要握手道别,便伸手和她握住。

  但当手掌相握时,丽亚将他拉近,玉臂勾住他的颈项,像情人似的和他蜜吻,
她的全身紧贴着他,瞬间唐纳已是软玉温香抱满怀。

  「真糟!」,唐纳心中暗叫,他那不争气的老二又立即膨胀,顶在丽亚的小
腹阴阜上。他肯定丽亚已感到他下体的变化,她将阴阜贴压在他的隆起处,同时
樱唇微开,将丁香小舌喥入唐纳口中,唐纳含住她的柔滑舌尖,她任他吸吮,他
感到她小舌的滋味美妙无伦。

  良久,他们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拥抱。

  「我真希望你是我的爸爸。」说毕,丽亚拿起桌上的大小口袋离去。

         ****************

  次日一早,唐纳进入办公室,立即和那律师事务所的首席律师朋友 -乔治。
华来士通话,将他对丽亚所知的一切情况告诉了乔治。

  「唔,她尚未成年,附近又没有其它亲属。如果我能为这事做些甚么,那首
先就得找个合格可收容她的地方。。。否则她将会被送去州政府的少年寄养院。」

  「我是否合格?」

  「你!唐纳!我想你当然合格。但你可了解你将要介入的是件甚么事?如果
你获得法庭批准作她的「监护人」,那你至少得负责四年,或直到她成年。」

  「是的。我愿意收容她,做她的监护人。如果有所必要,我也愿正式领养她,
认她作女儿。」

  「那很好。我马上就来试办。」

  两小时后,乔治来电话。

  「我们已做了对丽亚父亲的背景调查。他有爱打女人的习惯,各种年龄的女
人都有。现在他还有好几件暴力伤害女人的案子,等候出庭受讯。」

  「这对丽亚有什么影响?丽亚这件事该怎样处理?」

  「唔,我们须尽快取得两件法律文书:一是禁止他接触丽亚身体的「禁」令,
二是授权你做丽亚的「临时监护人」的证书。」

  「这样够吗?只要法律允许,我希望丽亚可从此不再须「面对」他,不让他
再有任何暴力侵害她的机会。不然下次他很可能会更严重的伤害她。」

  「你真的愿意领养她?」乔治问。

  「是的,如果那是惟一可保证丽亚不再会受到她父亲暴力侵犯的途径。」

  「好,那我就立刻全力全权代办。如果一切顺利,下午我会和你联络。」

  下午三点钟,律师事务所打来电话。是唐纳熟识的乔治的秘书小姐的声音。

  「一切都已就绪。唐纳,你真幸运,我从没有见过老板这样积极的忙过。他
几乎动员了这里所有的一切资源来赶办你所要求的案件。。。法官已颁下禁止丽
亚父亲接近丽亚的命令,同时法官也接受了你作丽亚的临时监护人的请求,自即
日起生效。本郡的儿童保护部门也正在审核你正式领养丽亚的可能性。。。法庭
和乔治都已和你那区的警长联系了,你一看到丽亚的父亲出现,就立刻通知警长,
他们会立即向他当面递交法官的禁令。乔治叫你不要担心,一切他都已有安排。
明天他还会跟你联络。。。。现在要连夜赶办你的临时监护人授权证书。一旦办
妥,他就会立即送交给你。。。」

  唐纳衷心感谢乔治,他真够义气,也真神通广大,办事效率是如此的高!他
在倾全力为自己帮忙,而且是无偿的义务帮忙!

  他还真不能相信他已是丽亚的法定监护人!他决定立即回家,将这消息告诉
丽亚。他告知办公室的人员,他家中有紧急要事,需立刻回去处理。下午三点卅
分,他就打道回府。

  回到家来,他看到丽亚正在池中游泳,他行近池边,丽亚看见他,便停了下
来,出池上岸。丽亚身着一件新买来的藏青色的Speedo泳衣,肌肤白亮得
几近透明,乳峰挺立,细腰长腿,娇艳胜似出水芙蓉。

  「啊!她真美!维那斯女神也会要妒嫉!」唐纳心中暗自呐喊。

  「丽亚,我有些消息要告诉你,我希望你会认为是好消息!」

  「你是甚么意思?甚么消息?」

  「你喜欢我做你的「监护人」吗?如果那样,那你就可以和我住在一起,这
会是一件十分令我快慰的事。这屋子相当大,有五间卧室,四间全浴室。有你作
伴我会十分快乐。」

  丽亚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唐纳可看出她在疑虑不安。

  「这怎么可能做到?我的父亲会暴怒如狂。」

  「不用担心。法庭已经向他发出不许他碰触、甚至接近你的禁令,他一到家
就会将禁令发给他。他永远不能再伤害你。我的律师事务所已和本郡的儿童安全
部门安排好了,法官也已批准从今天起我便做你的临时监护人﹔他们正在办理审
核我作为你的永久监护人的手续申请。如果这些可顺利办成,而你也同意的话,
随后我就可以申请领养,让你做我的法定女儿。我是十分乐意那么做的。」

  「啊!唐!我想我是很高兴接受你所要做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像
你这样仁慈爱护我的人!只是我担心我的父亲会怒极逞凶。」

  「警长和我的律师会和他对面,当面递交法庭禁止他对你动武逞凶、或接近
你的命令。如果你喜欢,今晚你就可以搬过来。。。。唔,也许你现在就该回去
收拾属于你个人的东西,马上就搬过来。其它一切任何你需要的东西,我们会立
即购买。从现在起,你已是我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部份!」

  对这突如其来的巨变,丽亚的情绪很激动,显得心神错乱,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她的身体外貌看似十五岁,其实她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这突来的
变化对她自是莫名的震憾。。。。她开始低声啜泣。

  唐纳之所以催促丽亚立即迁移,是担心她的父亲会意外的提前回家,怕她再
受到伤害。

  「我可感受到你的为难和痛苦。可是我不愿看到你在无人保护的情形下,再
度被伤害。但是不是要迁出,还得由你自己决定。我想你了解我心中是如何看待
你的。如果你决定迁出,那就不要写什么留言给你父亲。我不想让他知道你在那
里。让警长和我的律师来办理这些细节。」

  迟疑了一会,丽亚终于点头,同意了唐纳的建议。她离开泳池,走出篱墙,
唐纳目送她进入屋内。他等着她的再度出现,有望眼欲穿的感觉。

  她终于出现,关上她家后门,走过篱门,转身关上篱门。她已换上了牛仔裤
和T衫,左手拿着昨夜带去的大小口袋,右手提着一口小箱。

  「这就是我的全部家当。我没有多少东西。父亲从没有买过什么给我,母亲
以前买给我的衣衫大都已旧了小了,不能再穿。昨夜你买给我的,是我平生第一
次得到最多的新衣裳。」

  唐纳决心要专一关注丽亚。他想着如果他曾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他会尽
其所能,充实她的生活所需,助长她的身心发展。当他的爱妻和儿子还在家时,
他就曾尽心尽力,让他们生活舒适,给了他们充分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持。

  唐纳张开双臂。丽亚放下手中食物,投入唐纳怀中,开始啜泣。唐纳轻抚她
的秀发,温言慰藉。

  「丽亚,这是你生命中一个新阶段的开始。我希望它将会很美满——如你从
来所能想象的那般美满。」

  他紧抱着她,在她额上轻吻。丽亚的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

  「想要看看你的新卧房吗?」

  「啊!是的!」

  丽亚的眼神开始闪亮,面色开始红润,洋溢出灿烂的光彩。她的眼下仍残留
着一些化妆品的痕迹,大部份在泳池中被冲洗掉了。唐纳直觉到她看来就像是教
堂壁画中的天使,她已回复到昨夜那样的愉悦神态。

  他们带着丽亚的行李走进屋里。丽亚告诉唐纳,今天在学校中午休闲时,她
的班导师曾陪同她会见了一位来自郡署的中年女士,和校医。他们察看了她的伤
痕,并为她涂敷了些药膏。他们问了有关她被伤害的时、地、人的情形,丽亚只
得一一据实答复。谈话时,她注意到曾有影视录音。下午她继续照常上课,也就
淡忘了这件事。唐纳知道那定是儿童福利部的人,今晨接到唐纳律师的通知,即
来搜集丽亚被她父亲凌虐的物证。

  卧室都在二楼。这些卧室,唐纳迁入时,即雇用了职业室内布置专家来装饰。
唐纳多金,不在乎工本,室内一应家具装潢,尽皆美轮美奂。五间卧室,都很宽
大,唐纳自用了「主人」卧室,其余四间是客房,但一向并没有亲朋过访。

  「这里有四间未用的卧室,你可任意选择。」

  丽亚像是小孩进了玩具店,兴奋的在四间卧室间跑来跑去,来回比较了好几
遍。

  「我要这一间,唐。」丽亚选了一间附有全套浴室,又可俯瞰后院的卧室。

  「只要你喜欢,这就是你的房间。」

  丽亚开心得叫起来。唐纳立即下楼将丽亚的泳衣口袋和箱子都提上楼来,放
进丽亚的卧房。丽亚雀跃来到唐纳面前:

  「唐,刚才我还面临着「搬还是不搬?」的疑难,现在我已安心多了。」

  「丽亚,我真高兴你决定搬进来。你的迁入令我成了一个快乐的老头子!」

  「不,唐,你不是老头子,你是一个英俊、强壮、爱护我的男人。。。唐,
我想要好好洗个澡,然后把你买给我的speedo泳衣,一件件穿来表演给你
看。」

  「如果你愿意,那是我的眼福!但不急。这几天你可真承受了好多的压力,
须得好好轻松一下。」

  「噢,是。唐,我从不曾在短短的几天内,有这么多的快乐,同时又有这么
多的悲伤。」

  「从现在起,你要快快乐乐的享受。明天我们就去购置你所需的一切物品。

  我这里完全没有女性需要的日常用品,你是这宅中的第一位女客人!」

  「啊!唐,你已经给了我许多许多。」

  「丽亚,能为你做点事,我是衷心的高兴。我想你需要一些衣饰,各式的内、
外衣饰。。。。还有女士们喜欢的小对象,如泡泡浴之类。。。。和其它一应你
所想要东西。」

  他们一道下楼,唐纳征询丽亚想不想外出晚餐。丽亚表示她喜爱唐纳的烹饪,
而且她要开始观摩学习。

  唐纳驾轻就熟,做了美味的意大利面条和肉丸,外加cheese和蕃茄酱。
丽亚开怀用餐,直觉得远较她尝过的任何意大利面更鲜美。

  餐毕,收拾停当后,唐纳又向丽亚交代了一些家常物事,如电话号码、前后
门钥匙,食物存放位置等等,让丽亚熟悉新环境。之后,唐纳便开始泡制咖啡,
丽亚上楼回房沐浴。

  顷刻唐纳听到淙淙的水声。脑海中出现了在水莲蓬下的丽亚的美妙的裸体,
水珠在她那尖挺的乳峰上飞溅。。。但瞬间他即回复了理智,对自己的邪念感到
一些无可奈何的羞愧。

  几近一小时后,丽亚沿着圆弧形的楼梯走下。

  「我来了!」丽亚露出灿烂的微笑。

  她穿着一件新买来的speedo,泳衣十分贴合的包着她的侗体,泳衣前
面有两条斑纹线条,自前胸向下延伸,逐渐变狭,终汇于腿叉。这线条使得本已
高耸的乳房更明显的突出,而腿叉间紧贴的布料也将隆起的阴阜和盘衬出。唐纳
可清晰的感觉到,丽亚的奶头部份特别大,她的阴唇部份也显得十分膨胀丰满。

  唐纳真想上前将她抱住,抚摸她的诱人曲线。

  丽亚的面部也化了妆,涂了唇膏,云髻高翘,明艳如十八、九岁的美女,令
人不敢相信她还只是个十三岁不到的小姑娘。

  丽亚在唐纳面前,像时装模特儿一样,转动娇躯,以便他可看到她的前、后、
左、右各面。

  「丽亚,美极了。这泳衣真是恰恰合身!」

  「我很高兴你喜欢它。让我再穿另一件给你看。」

  「今天你已忙了一天,也许我们每晚只试穿一件。明天我们要去mall采
办,回家后你将会有更多的新装试穿,让我再一一欣赏你的时装表演。。。。。

  要不要坐到我身旁来,休息一下,我们谈谈话,还是想再去游一回泳?」

  「我要坐在你身旁,唐。明天你上班时我再去游泳。」

  丽亚走向唐纳坐的长沙发,但她并没有坐在他身旁。她抬起双膝,分别跪在
他身旁两侧的沙发上,她面向着他,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尖耸的乳房顶在唐纳胸
口,玉臂搂着他的颈项。她舒气如兰,樱唇微开,印在他的嘴唇上,让四唇紧紧
相贴,开始湿吻。唐纳只感到她的樱唇软热香甜,滋味是那么的美妙。

  「谢谢你,唐。也许我应叫你作爹地。」

  「啊,丽亚,就叫我爹地吧!我最心爱的女儿!」

  他们又再度蜜吻。唐纳的下部已硬涨了起来,顶在丽亚的隆起肉户上。他肯
定丽亚已感觉到他的翘硬,但她没有退避,继续紧贴着他,和他甜蜜的拥吻。

  良久,他们密合的嘴唇终于分开。

  她注视着唐纳,默默含情微带喘息的说:「爹地,我想我该去睡了。今天我
真面临过非常巨大的压力。我想我有生以来最幸运的事便是遇到了你。」

  「晚安,丽亚。你卧床边的小桌上有兼闹钟的收音机。明晨我须早起先行离
家。万一你的父亲提前回来,你切不要让他看到,得立即通知我。如果他怀疑你
在这儿,来敲门找人,切不可应声开门。下午我将提早回来,我们要去mall,
你还得添购许多东西。」

  「晚安,爹地。」

  唐纳目送丽亚上楼,两种不同的情绪交织心头。他希望做这个可爱的女儿的
最好的爸爸,但脑海中却又一再回映出丽亚的诱人少女侗体。

         ****************

  律师事务所早上九时前就将刚领到的临时监护人证书送交给唐纳,叫他一切
放心。但唐纳心中仍有些忐忑不安,他担心丽亚的父亲会提早回家,闯见丽亚。

  接下来的两天都是同样的渡过:白天唐纳上班,丽亚上学。唐纳五时回家,
晚餐后和丽亚去mall的多家百货公司,选购大批各式时髦衣服用品、首饰、
运动后穿的暖身夹克衣裤、各式内衣睡服、多双最新款式的女鞋。。。。。。丽
亚简直不能相信唐纳会在她的衣饰用品上花这么多的钱,她的衣橱已很快的充实
起来。每晚到家后虽已很疲倦了,丽亚总是兴兴致勃勃的,一定要选穿一、两套
新装,让唐纳欣赏。

  丽亚本就曲线优美,穿上合身的新衣,美容化装后,更是大方明艳,唐纳但
觉眼前看到的,是一位诱人暇思的及龄模特美女。他很为丽亚的身形风采感到骄
傲。他觉得自己对丽亚的爱羡越来越深。

  他也已有默契的接受了她对他表达的爱:她的拥抱和蜜吻。每次和她蜜吻时
他都会迅速勃起,而她有时甚至会贴着他的勃起,很自然的轻扭磨旋。这让他感
到无比的性感和冲动。但他坚守住了一道无形的防线,一再告诫自己,定须守住
这防线,和她保持这必要的最后距离。他可以被动的接受她的给予,但决不可主
动的向她进攻或挑逗。他希望在未来的时日里,她会体会到,他对她是真摰的友
爱,而不是为了要得到她的肉体而向她施惠。

  这几天丽亚已成了唐纳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他回到家来,见到丽亚的花
容巧笑,甜蜜的美感便会油然而生,他觉得自己也立即随之混身充满了生命的活
力。丽亚的来到是他一生最感幸福的事,他很高兴自己也已成为丽亚生命中的一
部份。

  星期四下午四时,唐纳提早回家。他发觉丽亚明显的烦闷不乐。

  「我的父亲已回来了。他曾过来敲打前门,但我没有理会,留在卧房中没让
他看到。我想他又喝醉了。我正要打电话给你。」

  「丽亚,你留在房中,暂时不要外出。我立刻电话通知警长和我的律师。」

  电话后不几分钟,唐纳看到一辆警车开上右邻车道上,有两名警官自车上下
来,似在有所等待。不一会,他的律师已开车来到。他们三人会合后,便去敲丽
亚家的门。唐纳看到门开了,三人进入屋内。

  大约廿分钟后,三人自屋中出来,分别上车离去。几分钟后,电话铃响,是
唐纳的律师朋友自车上用手机打来的电话。

  「都做好了。他已在「不得异议」的文书上签字,也接受了不许他接近或打
扰丽亚的禁束令。」

  「不得异议?」

  「他签了字,承诺不得对经法庭授权的丽亚的监护人提出任何异议。我们离
开时他已在开始打包,准备迁出,说是要搬去离工作较近的地点。他已通知租屋
公司,实时迁出。」

  「他倒是很干脆,这么爽快就签了字。」

  「开始时他的态度很顽强恶劣。这家伙口不择言,骂自己的女儿是母狗,说
不论她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或痛苦都活该,他一直咒骂咆哮不休。但我们已准备好
了法庭要收押他的拘捕令:他违法虐待、暴力伤害幼童,法庭不但要罚锾,还要
收捕他入狱服刑。我们以此相胁,他才就范签字。两位警长当场作了证人,也在
文书上签了字。这「不得异议」的文书便正式依法确立生效。不过这家伙也真是
个少见的活宝,毫无人性亲情,自始至终,他一字也没问过丽亚人在何处。」

  「真是谢谢你,帮了我如此的大忙。真不知该如何回馈。」

  「比起你对我们做过的好处,这只算是一点小小的回馈。你给我们的义务建
议和服务,光是去年就省去了近廿万元的开支,所以今天只算是一点小回馈!我
的手下会继续落实这案件,跟踪事态发展,让你尽快成丽亚的永久监护人,直至
她成年。我们同时还会为你申请正式领养丽亚做女儿的手续,不过那将需要较长
的时间。」

  「谢谢!我想丽亚会很高兴听到这些消息。」

  挂了电话,唐纳心中充满了喜悦。事情居然已办成,现在起丽亚已可由自己
培育保护,而不久以后,甚至可正式领养她做女儿。

  「丽亚,请下楼来,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丽亚在梯口出现,身着合身的时髦紧身短裤,上身是一件凉爽露臂的「筒」

  装。她用了些化妆品,看来像似十八、九岁的模特女郎。唐纳顿时意马心猿,
脑中一时尽在想象着藏在这薄衫短裤下的前挺后突的清新女体。在这一瞬间,他
已忘了他是丽亚的新爸爸,而只是一位见色动淫心的登徒壮汉。

  她婷婷拾阶而下,唐纳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