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春光毕现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春光毕现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第一章:风的故事

  谁愿午夜寂寞

  1990年的冬天,风就要离开部队了。离开车还有6个小时。看着墙角的行囊,他慢慢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它。看着烟雾悠悠的飘过微开的窗口,思绪一下子飞到了遥远的故乡。

  朦胧中玉正朝他走来,依然是那么妖娆、那么美丽、那么热情,玉的喘息声又回荡在他的耳边。不知不觉中,他的心跳快了起来。手下意识的握住了两腿间的凸起。想像着玉那饱满的双唇,忍不住发出了低吟。

  玉是风的女友,漂亮得使风每一次都不知疲倦。在风入伍前的那一晚,两人几乎没有将身体的结合部份分开过。风每每想起那一晚,都会产生无法控制的情欲。两年了,他又要见到阔别以久的玉了,风憧憬着两人重逢时的情景。

  这时门外传来了集合的号令声,“妈的!”风忍不住骂了出来。

  ※※※※※“几点了?”玉问道。

  军懒懒的躺在床上:“还早呢,你急什么,来把这一段看完。”

  玉披着浴袍懒懒的走出浴室,坐在军的身旁,电视机中正放着昨晚录像。军把手伸入玉的浴袍内,把玩着凸起的乳头,笑问道:“我们几个,谁的精液比较好吃?”

  “去你的!”玉笑骂道,手自然的放在军的阴茎上,慢慢的套弄着。

  电视机中传出玉兴奋呻吟声,玉把目光移向屏幕。对军说道:“我们的事千万不能让风知道。”

  军不耐烦的回答:“行了,你都讲了几遍了,你就那么怕他不要你。如果他真的不要你了,你就跟我好了。”

  “你,算了吧,玩玩还行。跟你?还是免了吧!”

  军看了玉一眼,重重的捏了一下玉的乳头,“嗯~”玉轻轻的发出了一声低吟,军忍不住翻身将玉压在了身下。

  玉笑吟吟的道:“昨晚还没够?”

  军没有吭声,张嘴将玉的乳头含在口中舔弄着。“嗯~”又发出了一声轻轻的低吟后,玉将眼睛眯了起来。

  军的舌尖顺着玉的乳房慢慢的向下游走着,玉开始为自己的情欲感到吃惊,经过昨晚无数的高潮后,竟然这么快又被军挑逗了起来。腹下的那团火又开始了燃烧,已经可以感觉到有爱液慢慢的向外流出。

  天啊!又开始了,军的舌头已经到了大腿的内侧,玉忍不住将腿分向两边,让爱液暴露在军的眼前。在军的舔弄下,玉感到腹下的那团火越烧越旺,玉的喘息也越来越快,一种强烈的需求使玉无法忍受。玉用手拽住军的头发,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耻部,军顺从的用舌头打开玉的阴唇,探了进去。

  “啊~~”玉叫了出来,同时咬紧了牙关。

  军立起身,用龟头慢慢的研磨着,玉抬起臀部去迎合着,军却戏弄着不让阴茎深入。玉颤抖着喊了出来:“快……快给我。”军并不听话,玉急切的用双手环抱住军的臀,用力拉向自己。

  “嗯……”随着军阴茎的深入,玉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军感到玉的阴肌有节奏的收缩着,轻声道:“你可真是个小淫妇。”

  玉眯着眼道:“我喜欢,怎么样!”说着轻轻的扭着臀。

  军慢慢的将阴茎拔出,玉感到军那滚烫的龟头滑过自己的耻肉,不禁弓起了腰,当龟头快要滑出时,军却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猛的顶了回去,巨大的撞击使玉“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军再次慢慢的将阴茎拔出,更猛烈的顶向玉的玉门,玉的叫声更响了,只感到军的阴茎直抵到子宫口。

  军开始了快速的、连续性的攻击,玉的喊声在军猛烈的运动下,慢慢的变成了一种呜咽。

  “好大呀!”玉抬起头,看着在自己玉门中不断进出的猩红的阴茎,然后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舔着军小小的乳头,军不禁一哆嗦,只感阴茎又大了几分,于是更用力的撞向玉的阴唇。

  玉“啊!”了一声,无力的倒在了床上,“啊啊……”的嘶喊着,滚烫的龟头把玉几乎带到了疯狂的边缘。军好像已经兴奋到了极点,龟头开始轻轻的发出颤动。玉也感到了军的兴奋,不禁呜咽喊道:“快快……不要停呀……啊……”

  军看着兴奋的玉,强忍着、继续着,玉兴奋的扭动着。

  终于,军高喊了一声:“我……我不行了……”任精液一泄而去。

  玉感到一股暖流急射进来,不禁拼命的抬起臀,死死的抵在军的胯间,感受着军的龟头兴奋的跳动。

  军并未马上起身,仍将慢慢软化的阴茎留在玉的阴道内。

  玉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电视机中仍在播放着昨晚的情景:玉正被邓彬和卫东挤压在中间。由于是从侧面拍摄,此时只能看到邓彬的阴茎在玉的臀门里出出入入,玉身下的卫东艰难的在蠕动着。不远处,阿冬正骑坐在军的身上,嘴里则叼着小杰的阳具。

  玉开始努力回忆,昨晚是怎么开始的?好像是大家边喝酒边看A片边打牌,好像是输的人要脱衣服,自己可能是一直输,结果被罚为四位男士口交。而实际上,昨晚阿冬和她的牌都不错。

  大概是因为A片中那几条黑黑的大老二的缘故吧,也可能是因为女主角叫得太淫荡了吧,军抬眼望着玉问道:“想什么呢?”

  玉被军的问话引回了现实中,摇摇头道:“没什么。对了,卫东他们几时过来?”

  “他们去找车了。放心,误不了的。看你紧张的,没准人家还带了个女兵回来呢!”

  玉叹了口气,悠悠的说:“如果是,就好了。”

  军望着玉没有再吭声。良久,玉又说:“把那些带子收好了,千万不能让他看到。”军点了点头。

  这时门外传来了卫东的叫声。

  春光毕现第二章∶军的故事(1)军的故事卫东开着车,一群人在车上笑闹着。军看着眼前的这帮朋友,不禁又想到了将要见面的风。

  军和风是朋友,好得无法再好的朋友,军在离开这座城市时的情景又出现在军的眼前。玉在哭,风把她交给他,告诉军好好的照顾她,不要让她受欺负。

  想到这,军不禁把眼光转向笑闹着的玉。玉比风离开时漂亮了许多,军真的想好好的照顾她的,直到玉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那是1988年的一个火热的下午,军带着玉和邓彬、卫东、小杰和小杰骚骚女阿冬一起去水库游泳。

  一路上阿冬和玉兴高采烈的聊着,却总是拿怪异的眼神望着他。

  军不喜欢玉和阿冬在一起,怕的是阿冬骨子里那股骚劲会传染给玉,几次想插入她们的话题,却换回了阿冬挤眉弄眼的调笑,无奈,只好和卫东他们去聊起来。

  水库的水很清,几个人下水后很快的嬉闹做一团,玩的开心时卫东、小杰、邓彬他们在围着阿冬暗暗的吃起豆腐,玉不明就里的还想加入进去。

  军连忙把玉拉上岸对她道∶“不许去!”

  玉奇怪的看着军。想要再去时,军已经对她吼起来,玉委屈的哭了。其他人闻声走上岸来,一场欢会不欢而散。

  回去的路上,玉和阿冬小声的嘀咕着不知道讲些什么,玉很快的和她有说有笑了。

  天渐晚时,几人进入饭店吃饭,气氛才好一些,离开饭馆大家又都有说有笑了。可是军仍感觉有点不对,接着大家起哄着要去军的住处看录像,军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除了玉,人人都知道军住所的别名叫“炮台”。

  军说太晚了提议让玉回家,结果又引起了玉的强烈不满。最后在两人大吵起来后,玉和阿冬离开了。

  卫东对军说∶“你也是,她想去,就让她加入嘛。”

  军烦躁的对卫东叫到∶“她和我们不一样。”

  卫东古怪的看了看他道∶“好好好,我们走吧。”

  军把钥匙交给卫东道∶“你们去吧,我想獃会。”

  卫东他们离开了,军困惑的望着天。

  风已经走了六个月了,玉常常来找他,不知怎么的。军不敢正眼看她,可是每晚却又梦到她,以至于在梦中喊出了玉的名字。他好怕……军慢慢的逛向家,按了门铃奇怪的是开门的竟然是玉。玉红红的脸望着他,扑入他的怀里,玉喊着∶“军,要我。风走了半年了,我好想,要我不然我去找别人。”

  军愣愣的呆在那。

  (2)玉的知觉下午和他们去游泳和军闹了些不快,回来的路上和阿冬聊起,才知道一本正经的军原来有那么多的风流韵事。

  当阿冬告诉我,前几天晚上军半夜喊着我的名字时,我感到从心间涌起一丝甜意。军很讨人喜欢,他们这一群人中,他是最斯文的一个。如果不是有风的话我一定会选他。

  风很优秀,是标准的男人,可是他离开了,半年来我好想他啊,想他英俊的脸庞、想他粗壮的阴茎、想他给我的无数快乐。

  奇怪的是梦境中的他已经不再那么清晰,有时竟然变的有如他人,像军像小杰像邓彬甚至像丑陋的卫东。相同的是他们都带给我无数的快乐。

  阿冬开放的让人吃惊她告诉我她与军、卫东和邓彬的事。

  “我们在军那里看录像,那些片子真叫人兴奋,外国人就是不一样,那才叫开放呢。”阿冬兴奋的讲着。

  “那是些什么啊?”我问道。

  “听说过性解放吗?”

  我摇摇头。

  “真是的,这都不知道。就是讲女人和男人一样有享受性爱的权利,是一种需要,人没有必要压制自己的需要,就比如吃饭喝水一样。”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是不是说只要需要,和谁都行?”

  “那当然。”

  “那怎么行,小杰知道了怎么办?”我不解的问道。

  “小杰知道的,他也同意我的看法,上次小杰还和军他们一起和我作爱呢,那种滋味真是太美妙了。”

  “什么,你们五个一起?!”我吃惊的问道。

  “那有什么,你没见人家外国人,需要时,和动物都可以呢!”

  我一时间惊呆在那里。

  阿冬问我∶“怎么样,风走后想过吗?”

  我脸一红到∶“我才不想他呢。”

  阿冬调侃的道∶“我是问有没有想作爱?”

  我一下明白过来,红着脸笑骂着跑过去追打她。

  晚饭后,我的兴致正高,军却让我回家。

  我不禁气了起来:“有什么了不起。”

  我气鼓鼓的离开了,阿冬挺够意思,追了上来道:“别生气,我看呢,他八成爱上你了。”

  我委屈的说∶“那他为什么那么对我?”

  阿冬摇摇头。

  我们走了一段,阿冬道∶“别生气了,我们回去找他们。”

  我气气的摇摇头。

  “想不想看看A片啊?”

  “有什么好看的。”我气道。

  “走吧走吧,让你开开眼。”

  我在阿冬的拉扯下半推半就的随她朝军家里走去。

  (3)阿冬的故事我带着玉来到军的住所,军不在。

  玉好像放开了许多,军家的客厅很大,组合沙发前面放着高档的电器,军的父亲是军区司令员,两年前调到了北京,于是一座两层的小楼便成了我们的欢乐窝。

  大概是担心是外人吧,电视是关着的,不过从几人的表情和隆起的裤裆可以看出,他们是刚刚把电视关上。

  我笑骂到∶“看你们的熊样,把电视打开吧!”

  卫东看着玉,疑问的问我,“行吗?”

  我看玉不安的站在门口,连忙道:“怕什么,玉也是过来人,放吧。”

  我和玉坐了下来。电视被打开了,是一部美国片,讲的是一个女人和老公一起参加换妻俱乐部的故事,女人被老公带到俱乐部里,三个黑人男子用长长的阴茎戳弄着她,她的老公则在旁边和一个黑女人作爱。

  屏幕上满是男女性器官的特写,欢快的叫声充斥了整个房间。作在我旁边的玉睁大着眼睛盯着屏幕,我另一边的卫东已经将手深入了我的短裙内。

  我分开腿,来顺应着卫东的抚摩,同时将手放进卫东大大的短裤内。它已经好大了,卫东是几人中最大的,只是丑了些。这时一双手从我身后深入我了的我的上衣,握住了我的双乳,我将头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仰脸望去,原来是小杰。

  他俯下头,深深的吻住了我的唇,而卫东的手正打开我的阴唇,往里面探索着,我不禁呻吟了起来。

  我已经很湿了,可以感觉到已经流到了皮质的沙发上。

  模糊中邓彬朝我走来,他在卫东和小杰耳下说了些什么,三人将我抱起,朝楼上的卧室走去。我知道他们是忍不住了,其实我也一样。

  到了房间,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让我们变得赤裸,我抓住一根离我最近的阴茎导入了我的阴道。

  强列的快感使我变的像一团火在烧。我闭上了眼,体会着龟头醉人的摩擦。

  “啊,顶的好深啊!……”我的喊声还没有结束,一支阴茎已经塞入了我的口中。

  一时间我的喊叫变的模糊不清,我睁开眼,看到小杰站在我的头侧笑笑的望着我,邓彬正将我的乳头含在口里,卫东粗壮的阴茎一下下有力的撞击在我的阴唇上。

  强烈的快感使我忘记了一切,昏昏间我好像在云雾中飞腾。

  (4)应有的故事车子慢慢的驶出了将军院,玉不言不语的坐在后排的角落里。两年来的经历像电影般的一幕幕在脑中闪过,望着正和阿冬闹骂着的军,他彷佛又看到了他们初次相爱时的景像。玉记得自己那时就像一只饥饿的狐狸,扑向错愕的军。军好像被吓坏了,但是几分钟后,玉就明白了饥饿的不止是狐狸。当军粗壮的阴茎进入自己的身体后,玉才能使自己狂跳的心慢慢的安静下来。

  军很老练,进入后并不急于进攻,直至玉拼命的在他身体下扭动。玉那晚相当的投入,以致于阿冬他们何时过来观战都没有发觉,只记得在无数的高潮后几双满是欲火的眼睛。在还没有清醒的状态下,被阿冬拥吻在怀中,之后是更多的高潮。

  玉到今天都不知道自己那天究竟干了几次,高潮了几回,只记得醒来时已是第三天的晚上。

  玉的第一个感觉是饥饿,然后就看到阿冬笑盈盈的端着牛奶和面包在自己面前。起身才发觉自己还是一丝不挂,不禁面一红,赶忙将棉巾抱在胸前。

  阿冬哈哈笑道:“你好劲哟!”

  玉红着脸:“他们呢?”

  “还睡呢。怎么样?刺激吧!哈哈……”

  “去你的!”玉的脸更红了。

  玉吃完饭,才感觉自己身上有好多的过期糨糊,阴户上的已经结痂。阿冬戏弄着玉的长发,笑道:“怎么,要不要洗个澡?”边说边拉起玉,奔向浴室。

  玉的感觉怪怪的,一切就好像是在梦中,然而眼前的一切又是那么真实。

  阿冬望着一声不响的玉问道:“你不是后悔了吧?”

  玉摇摇头:“我怎么感觉像做梦?”

  “下车了。”阿冬的喊声把玉从回忆中唤了回来,已经到车站了。玉赶忙拿出小镜补了补妆。

  车站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卫东骂着:“他妈的,人真多。”几个人挤到了站台前,不远处,火车正缓缓的驶入站台。

  军首先看到了风,几个男孩子冲上去抱在一起,玉却呆呆的看着一身军装的风走向自己。玉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风道:“回来了?”

  风点点头:“回来了。”

  一帮人拥着军走出了车站,上了车,几个男人叽哩咕噜的聊着什么,玉却一声不响的和阿冬坐在面包车的脚落。

  风对大家道:“哥几个,我先回趟家。咱们晚上再好好聊好吗?”大家附和着说定了晚上见面的时间。

  车子已经到了风的家门前,风对玉道:“陪我回家好吗?”玉一惊,忙站起来和风走下了车子。

  看着车子走远,风才挽起玉的小腰道:“对不起,只顾和他们聊了。”

  玉将头埋在了风的胸前……

  (5)风的故事终于回家了,我揽着玉走向家门。玉还是那么漂亮,只是感觉有点怪。一进门就看到了妈妈,妈妈激动的望着我,和我聊东聊西。

  “你瘦了。”

  “想吃什么?让王妈给你准备。”

  “你爸有个会,我打电话让他早点回来。”

  “玉,你吃香蕉,你该毕业了吧?你爸身体还好吧?”

  我的心思却全在玉身上,看妈妈问不完的问题,只好对她讲:“妈,我想回房休息一下,等一下吃饭时再聊好了。玉,去我的房间看看。”说着拉着玉跑上了楼。

  一进门,我就迫不及待的吻住了玉,玉紧紧抱着我。我迅速的解除了她的所有武装,玉嘴里呢喃着,倒在了我的身下,说着:“想死我了……”将我早已高涨的阳具导入她那温湿的穴中。

  于是我便开始努力的耕耘着这片阔别已久的土地,玉闭着眼睛,微微的咬着唇,努力的迎合着我。我伏下身,亲吻着她的红唇、亲吻着她硬挺的乳峰。她的呻吟声更响了,我可以感觉的他的阴户有节奏的抽搐着。

  “天哪,我受不了了……”我使出浑身的力量做最后的冲刺,玉弓起了腰,热烈的响应着我。

  在最后一下剧烈的撞击后,我们两个都安静了下来。我可以感觉的自己的精液正冲出去,玉的阴户快速的抽搐着。

  良久,玉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我想要起身,却被玉紧紧的抱在怀里。我吻吻她,又伏在了她身上,让渐渐变小的阴茎继续留在她的体内。

  “想我吗?”玉问道。

  “每天都想,真的。”

  “我不信。”

  “我在那最喜欢的就是想着你我在一起的情景,几乎是我每天的必修课。”

  玉用她的小阴户夹了夹我的阴茎道:“鬼才信!你最会骗人了。”

  我动情的吻着她:“玉,我绝不骗你。真的!”玉回吻着我,我又感到她的阴户有节奏的抽搐起来,我的阴茎也随着她的节奏一分分大了起来。

  玉的眼神又迷乱了,她的臀开始了有节奏的摆动,我用阴茎死死的抵住她,随她摆动的节奏摇动着。玉的呼吸越来越重,我支起了身子,垂下头望着我的阴茎,这才发现玉的阴毛是修剪过的。只留下阴唇上方小小的一块三角,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肥厚的阴唇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

  我将阴茎抽出少许,立刻有液体随着流了出来,我用力将抽出的阴茎撞了进去,玉发出了浑浊的呜咽声。看着玉淫媚的神态,我一下接一下的大力的抽插起来。

  玉的响应越来越热烈,突然她伸出双臂牢牢的将我抱死,用她的小嘴吸住了我的乳头,一阵强烈的快感从那里传来,我越发卖力的戳弄起来。

  “好……大……用……力……快……啊……”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父亲的叫声:“风儿,风儿在哪呢?”

  我赶紧从玉身上跳了下来,冲楼下喊道:“我就来!”

  我回头才看到,玉正用怨毒的目光看着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