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波波:一朵绽放的情欲之花!

波波:一朵绽放的情欲之花!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吴莫感到全身发热,已经是大汗淋漓了。但是,他还不想就这么快射出来,他想着要探索波波的后门。于是,她抽出来,在没有任何预示下,对准波波的菊花洞口就强行插入。

  这个动作显得有些粗暴,但是波波似乎并不反感。在肛门猛地被一个异物插进来时,给她的是更多的防不及防的刺激,更何况,后门已经容纳过的,虽然是被突然攻击,但是并不妨碍更加强烈的刺激--痛,有时也是一种更加强烈的性快感!

  波波啊啊啊滴大叫着,身体的扭动更为激烈,在肛肠中有一个热热的肉棒棒温暖着,抽动着,这比用哪个假的仿制品要好得多,快感要强得多。波波大叫着:「亲爱的,用力,使劲地肏,我里面好痒好舒服!你别射得太快啊,求求你!」
  吴莫此刻连手掌心都是汗水,感觉太累了,当做爱的时间一长,当那种要射的感觉开始由近及远的时候,就会变成一种折磨,快感会渐渐消无!

  吴莫没法子再继续狂抽猛插了,喘着粗气,他想躺下。于是,吴莫将波波跪着拱起屁股的姿势变成了趴在床上的姿势,然后将整个身子压在波波的背上,双手翻转过来扒开波波的两瓣屁股,波波扭动着,似是难以承受吴莫的体重。
  吴莫道:「宝贝,接下来。你不要动,我的感觉越来越远了,我要重新找回感觉。」

  波波趴在床单上,嗯嗯地应着,身子果然不再动弹。

  吴莫扭动着屁股,让阴茎在波波的肛肠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然后轻轻滴抽动,直到龟头找到了一个温暖柔和的有如棉花般温软的地方,才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刺痒传到脑神经系统,然后由脑神经系统发出射出的指令。

  在这段时间里,波波没有任何动弹,如同一具木偶任凭吴莫的摆布和抽插,这是因为波波也感觉到了吴莫累了,而自己的肛肠中分泌出来的肠油也在开始慢慢变少,吴莫的抽插造成肛肠里火辣辣地痛感。

  因此,波波忍受着,等待吴莫子弹的射出。

  吴莫双腿开始颤动,屁股开始了急速的抽插,接着一个激灵,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射入波波的肛肠里,至此,波波才发出大叫声来,因为热热的精液湿润着里面的肠油,混合在一起,这种快感让波波的灵魂直飞上天。

  完事后,吴莫紧紧地将波波抱在怀里。

  波波抚摸着吴莫,喃喃细语:「吴莫,你愿意娶我吗?」

  吴莫心头一震,问道:「不是不愿意,恐怕是不行。」

  波波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为何不行?」

  吴莫道:「为了将澳门赌王的365博彩经营权拿过来,同时更为了澳门和香港社会的稳定,我只有和秦逸结婚才能达到这个目的。」

  波波听后猛地挣扎着从吴莫的怀里坐起来,赤裸的双乳随着变粗的呼吸上下晃动。波波的脸色一下变白,继而是冷艳的光辉罩满脸颊。


              第十三章、血腥婚礼

  1989年10月110日深夜,在一条从大陆偷渡到澳门的船上,一个面容俏丽、身段婀娜的女子神情漠然地看着夜色中的海面,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刚满一岁的女婴。

  这个女子名叫秦莹莹,大陆80年代小有名气的通俗歌手。

  在渔船到达岸边时,女婴还在昏睡中,秦莹莹被蛇头催促着赶快下船,不然一会海上巡警查到了就会被送回大陆。徐莹莹流着泪,轻轻将熟睡中的女儿放在躺卧的角落里,然后擦了下眼泪,提起包迅速下船。

  1990年5月1日,澳门香格里拉大酒店,一场盛大的婚礼在举行。
  此次的新郎是澳门赌王何鸿焱,新娘是从大陆偷渡到澳门的通俗歌手秦莹莹。
  此后,大陆小有名气的歌手徐莹莹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1990年8月,秦莹莹诞下一女,取名何逸,后被秦莹莹改名为秦逸。
  秦逸因受到何鸿焱其它四个姨太太的排挤,一气之下秦莹莹带着女儿秦逸远渡美国,以抚养女儿为名,何鸿焱在美国添置了一套房产给秦莹莹。

  后来,秦莹莹才在何鸿焱的要求下回到澳门居住,而女儿秦逸已经适应了国外的生活方式,继续留在美国。

    ********  ********  ********

  波波道:「你不和我结婚,我也不在乎。但是,如果你要是和秦逸那个荡妇结婚,我不仅不同意,我还会杀了她。」

  吴莫惊异地看着波波的瞬间变化,问道:「波波,为什么?」

  波波道:「至于为什么,到时你就会知道。如果你担心家里的父母受到大陆公安的控制,我可以带人去接他们来香港安住。」

  吴莫看着波波的这种异乎寻常冰冷的变化,不知再往下说什么。

  波波最后冷冷地道:「我告诉你,我是被何鸿焱的三姨太抛弃在珠江渔船上的弃婴!」

  吴莫张着嘴,半天也合不拢。

  吴莫听波波说完,合着的嘴巴才开始慢慢合拢。

  吴莫道:「如此说来,你和秦逸是同母异父的姐妹?」

  波波点点头道:「是。这是我在上次去救你见到秦逸之后,为摸清她的来历开始调查,直到你回来香港的前一天才弄清楚。」

  半响之后,吴莫说道:「秦逸是你的妹妹,你不仅不能杀,你还要保护她!」
  波波恨恨地道:「她霸占着我的母亲,难道不该杀?」

  吴莫道:「那你母亲徐莹莹呢?你也要杀吗?」

  波波动着嘴唇,终是没有说话,脸上慢慢地流下泪水来。

  吴莫再次抱紧波波,道:「宝贝,已经过去的就不要计较了。你母亲这么多年活着也很苦,她自己走错路,那是她的选择。难道因为仇恨,你就要毁掉自己的一生吗?」

  波波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流着泪。

  2013年8月1日,澳门香格里拉大酒店,一场隆重盛大的婚礼正在举行。
  新郎是吴莫,新娘是秦逸。

  穿着婚纱的秦逸非常美丽,眼角媚骚,何氏家族人全部到齐,欧美及东南亚国家的赌王们纷纷赶到澳门祝贺。

  香港赌王与澳门赌王的婚礼,赢得了大陆政府的高度关注。为了防止突发事件,驻澳门大陆特警部队进行了严防布控。

  婚礼照常进行。

  吴莫坚持伴娘要波波担任,伴郎则是秦逸的二哥何进。

  波波黑衣皮裤,头发揪起扎紧,面容俏丽但脸上没有丝毫笑容。在看到徐莹莹的剎那,波波眼里射出一道柔和的光线,但是瞬间熄灭。

  徐莹莹为母亲与何鸿焱的正房太太李青青并排坐在一起,在吴莫和秦逸二拜高堂的时候,徐莹莹猛地张大着眼睛,看向波波。

  波波冷漠地回应着,站在吴莫的身边。

  到了最后一个环节,交换戒指。

  吴莫面带笑容拿起托盘上的翡翠绿色戒指时,只见他做了令全场震惊的动作,紧紧将秦逸抱在怀里,然后进行180度的旋转。

  随后,吴莫面带笑容地看着波波,慢慢地倒下去,左胸口下随即沁出血液来。
  吴莫再一次用自己的身体,替秦逸挡住射来的子弹。

  婚礼现场顿时混乱一遍,大批的保镖涌上台来,护着徐莹莹及正房太太李青青离场,同时围成一个大圈将秦逸和吴莫围在中间进行保护。

  吴莫在替秦逸戴上戒指的瞬间,下意识地抬了下头,随即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秦逸。这个枪口在300米之外的窗帘下面隐藏,直接瞄准的方向是秦逸,也许是他吴莫。但是,吴莫这双眼睛秋毫不差地看到了这个枪口,因此,在给秦逸戴上戒指的剎那间,他抱住秦逸转过身,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射来的子弹。
  在玛利亚医院,秦逸抱着吴莫的身体嚎啕大哭。

  她怎么也不明白,到底是谁在对自己或对吴莫下此毒手。

  波波一直紧紧握着手枪,脸色苍白,全身颤抖。但是,在秦逸撕心裂肺般的哭叫下,慢慢将枪插回腰间。

  吴莫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只有脉搏还在顽强地跳动,在延续着自己的生命。
  看着抽泣的秦逸,波波冷冷地道:「秦逸,这是我们堂主第二次用生命在换取你的生命,如果一个男人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自己的女人,你觉得,这样的男人值得爱吗?」

  秦逸抬起一双泪眼看着波波,然后点点头。

  波波又道:「那么,你又为他做过什么?如果换做是你,您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他的生命吗?」

  秦逸愣愣地看着波波,没有说话。

  波波又道:「那么,我可以,我愿意给他挡子弹,我愿意把自己的生命给他,只要他还能活着回来!」

  秦逸许久才道:「你爱他?!」

  波波道:「是,我爱他。可是他为了澳门和香港的社会稳定,不再有打打杀杀的事件发生,和你结婚了。妹妹!」

  秦逸愕然地看着她,问道:「妹妹?!」

  波波不再说下去,走到吴莫的身边,拿起他的手轻轻滴放在自己的脸上抚摸着,一行热泪滚滚而下。

  与此同时,澳门帝豪大酒店21楼308房间。

  一名金发女郎正在一个中国男人的身下进行着口交。

  男人,是赵天龙,金发女郎是美国赌王乔纳森的女儿珍妮乔纳森。

  赵天龙被秦逸一枪击中胸部倒地,在秦逸离开后的几秒钟内,一名男子快速冲进来,抱起赵天龙赶到某私人诊所进行急救。

  救赵天龙的男子,是他的亲弟弟赵海龙。

  一个月后,赵天龙枪伤渐愈,知道自己在澳门和香港都呆不下去,就跑路到美国,然后找到乔纳森的女儿珍妮乔纳森,将秦逸安排自己枪杀乔纳森的经过全盘托出。

  珍妮乔纳森登时目露凶光,请求赵天龙配合自己报杀父之仇。

  2013年7月28日,赵天龙接到弟弟传递的信息,秦逸将在8月1号与香港赌王吴莫大婚。赵天龙哈哈大笑道:「秦逸,你这个荡妇,你的死期到了!」
  赵天龙带着珍妮乔纳森极其一帮美国打手,悄悄潜回澳门,伺机下手。
  但是,没想到派出的阻击手躲藏在300米的距离,吴莫竟然用一双肉眼能看得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射出的子弹,让秦逸幸免一死。不过,吴莫中枪也是一件非常解恨的事。

  珍妮乔纳森像她父亲一样,也是一个性欲狂,但是妖艳至极,胸大屁股翘,做起爱来无尽疯狂。

  赵天龙的鸟并不小,虽然没有吴莫的长,但是粗大。此刻,珍妮张大着嘴巴,含住赵天龙的鸟就朝喉咙里面插,然而,长度不够,仅仅插到喉腔的地方就没有了。珍妮右手握住赵天龙的鸟,急速地撸着,然后又极快地插入喉中。赵天龙如何受得住这般刺激,吼叫着就要发射。

  珍妮急忙停止,摇着手指头道:「NO、NO,stop,stop!」
  赵天龙忍住没有发射,珍妮微笑着道:「Mr.zhao,fuck me!」
  赵天龙起身,猛地将珍妮的身体抱起扔到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就猛插下去。珍妮发出嗷嗷嗷地叫声,但是,赵天龙的鸟插进去后,几乎找不到岸,珍妮的下面太松太宽,由此可见,这个洋货一定给不少男人肏过。

  想到此,赵天龙嗷叫一声,将珍妮翻过身,然后用食指插入后门!

  珍妮媚笑着转头连声道:「YES、YES!」

  赵天龙抽出手指,分开珍妮的屁股露出一个圆洞口。一看之下,不禁大失所望,这个洞洞已经张开,居然还有液体流出来。

  赵天龙心道:肏你妈的,这个烂货,老子干死你!

  赵天龙将鸟插进去,却是宽松的很,居然和前面的感觉差不多。

  珍妮扭过头媚笑着看着满脸大汗的赵天龙,道:「good,good!fuck me、
fuck me,please!」

  插了一会,赵天龙实在是了无兴趣,想到秦逸的窄紧(虽然被乔纳森肏过,但是与眼前的这个淫荡洋货比起来,还是窄紧些。)性趣开始慢慢消退,珍妮以为赵天龙的鸟不行了,赶紧爬过来含进嘴里吸允。

  赵天龙抬眼看到床头柜上自己喝过啤酒的瓶子,于是伸手拿过来,将剩下的啤酒慢慢倒在珍妮的身上,这种刺激显然是珍妮喜欢的,嗷嗷叫着使劲将赵天龙的阴茎朝喉咙里面插。

  赵天龙拍拍她的屁股,让她转身拱起屁股。珍妮照做,赵天龙又拿起珍妮的双手反过来抓着自己的两瓣屁股分开,露出洞口。

  赵天龙将啤酒瓶口对着珍妮的后门插进去。

  珍妮发出愉快的叫声:「my god!」

  赵天龙心道:老子鸡巴不长干不过你,用这个应该可以。想着,手上开始使力,若大个啤酒瓶慢慢插进去大半截。

  珍妮大呼小叫着,开始前后挺动着屁股,翻过手压住赵天龙的手,使劲将啤酒瓶朝肛门里塞进去,赵天龙目瞪口呆地看着,胯间的鸟软了下去,手上的抽动也慢了下来。

  珍妮似乎觉着不过瘾,干脆自己拿着瓶底慢慢抽出来,再又使劲地插进去,如此反复。赵天龙只是瞬间的惊讶,随后打开珍妮的手,握住瓶底进行快速地抽插,珍妮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叫喊声。

  大约半小时之久,珍妮满足了,然后回过头来趴在赵天龙的胯间又开始吸允,这次珍妮加快了喉部的运动,手口并用,只几下子就让赵天龙忍不住了,一股精液喷出来时珍妮赶紧张大嘴接着,然后将全部精液吞进去,又伸出舌头舔着嘴唇遗留的精液。

  澳门玛利亚医院。

  吴莫的特护病房,波波和秦逸,还有一群保镖站在病房门外。波波冷冷地看着秦逸道:「你和吴莫的婚姻不算数,医生说他可能会成为植物人。你还会等着他吗?」

  秦逸道:「等。」

  波波道:「话说出来容易,真正做起来很难。如果你能等,就等着吧。等他伤口稳定,我要带他回香港医治。」

  秦逸愤怒地看着波波,道:「他现在是我老公,怎么会被你带走?」

  波波道:「365博彩合并的事情,你还要考虑多久?一直要等到我们堂主醒来吗?」

  秦逸道:「只要他醒来,我就是无任何条件地给到你们香港赌王集团,我也愿意!」

  波波道:「我们从此休战,本是一家人,却弄得如此仇杀数年还不得安宁。你同意吗?」

  秦逸道:「我愿意。」

  波波道:「你替我照顾好妈妈,你告诉她,她多年前丢弃的那个女婴还活着,会回来找她的。」

  秦逸听到此话后,猛地睁大着眼睛死死地看着波波。

  波波道:「记住了,秦逸。我就是那个女婴,是你的同母异父的请姐姐!」
  此话刚一说完,波波就看见秦逸全身颤抖着,久久地盯着波波。

  许久,秦逸才道:「你用什么证明,你就是我妈妈丢弃的女婴?」

  波波笑道:「你的大腿边上,靠近洞口的地方,是不是有颗痣?」

  秦逸站起身来,拔下婚纱和底裤,然后低下头,发现那里居然真有一个痣。波波脱下皮裤,再拉下穿在里面的丁字裤,秦逸惊疑地看到,那里果真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痣!

  秦逸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特征的?」

  波波哈哈笑道:「秦逸,说实话,我刚才还真不敢认你,只是试探一下,看你那里到底有没有这个痣?但是,现在我已经得到了证实!另外,我相信妈妈那里和我们一样,也有这个痣。」

  秦逸还是不敢相信,然后穿上底裤,再穿上婚纱。

  波波穿好皮裤后道:「你现在还不去换下你这身婚纱吗?另外这里也不需要这么多人,估计杀你的人早已经逃离了澳门,此杀手不除,恐怕吴莫不会再有第三次救你的机会了。」

  秦逸道:「为何?」

  波波道:「他现在是植物人了,还能够救你吗?」

  秦逸听着,泪水再次流下来。

  波波又道:「365博彩合并的事情,你现在还不能答应吗?我是你的姐姐,他是你的丈夫,本就是一家人,你还在想什么?」

  秦逸思考良久之后,才缓缓点头道:「我答应你,咱们合并。澳门的365博彩的经营权归你们香港赌王集团,从此后,我们两家不再有江湖争斗。」
  波波道:「妹妹,我怀疑杀你的人是赵天龙,他还活着。」

  秦逸惊异地看着波波,波波又道:「赵天龙极可能没有死,你记得不记得上次,你射杀他之后,他的尸体你见过吗?」

  秦逸想了想,然后摇着头。

  波波又道:「另外,你枪杀美国地下赌王乔纳森,他们有没有来报复你?」
  秦逸还是摇着头。

  波波道:「为什么他们不来报复?而偏偏在你和吴莫大婚之日,你就差点中枪?你想过没有?」

  秦逸依旧摇着头。

  波波道:「所以,你现在时刻都处于生命危机之中,你还能照顾好我们的堂主吗?」

  秦逸无言地看着波波,不说话。

  波波道:「所以,我必须带他回香港医治。你同意吗,妹妹?」

  秦逸痛苦地闭上眼睛,然后点着头。

  波波道:「你现在身边缺一个可信的人,我想把吴莫的贴身保镖给到你使用,我来保护吴莫。」

  秦逸不相信地看着波波,道:「你能保护他?」

  波波没说话,而是走到桌子边,右手握着桌子角,然后手猛地一抖,这个桌子角悄然断裂下来,那边口如同刀切一般。

  秦逸惊愕地看着波波,本以为她只会用枪,没想到还有这么硬的硬气功在身,由此可见,吴莫身边保镖的功夫也非同一般。

  波波微笑着道:「妹妹同意吗?我们堂主在你这里安全,还是随我回到香港安全?」

  秦逸问道:「那吴莫的贴身保镖是谁?也有你这样的功夫?」

  波波笑道:「我的功夫就是他手把手教的,他是大陆武警出身,在大陆拿过散打冠军。这样的保镖你要不要?」

  秦逸点点头道:「那好,姐姐,我把我老公交给你带回香港,你把他的贴身保镖给我,我是占大便宜了啊。」

  波波轻轻一笑:「从现在起,我会寸步不离我们堂主,明天堂主的贴身保镖就会来,他的名字叫武平石。另外,我很高兴你叫我姐姐!」

  秦逸道:「如果你真是我姐姐,我希望你到时能把老公还给我,而不是,不是抢走了他。因为,他也爱你!」

  波波忽地泪水上涌,但还是点点头道:「如果你愿意等到他醒来,我会完好如初地把他送到你身边来!」

  秦逸不再说话,而是拿起吴莫的手,放在脸上轻抚着。


              第十四章、欲河无X*X界

  十日后,波波带着吴莫途经东莞,再绕到珠海,最后回到香港。

  吴莫一直昏迷不醒,至于吴莫为何两次用生命挡住射向秦逸的子弹,波波无法言明。按照波波的吩咐,武平石留在澳门给秦逸做保镖,直到将企图枪杀秦逸的幕后主事找出来为止。

  「武哥,你的任务不仅仅是要保护秦逸,更重要的是找出幕后真凶,替堂主报仇。幕后凶手一日不找出来,堂主就会随时有生命危险!拜托了,武哥!」这是波波离开澳门时,最后对武平石的嘱托。

  回到香港两天后,两个戴着墨镜的彪悍大汉来到香港赌王集团总部。

  波波接待。

  陈局长在昏迷不醒的吴莫跟前站了许久之后,转身对波波说道:「看来你们的吴堂主需要精心修养,接下来,如何平息香港和澳门的赌界争斗我希望波波小姐能积极配合,等待吴堂主身体康复。」

  波波问道:「杀澳门赌王秦逸的枪手一日不查出来,江湖争斗就不可能停下。」
  陈局长道:「大陆公安会给波波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送走了陈局长,波波静静地坐在吴莫身边,拿起他的手在脸颊上,泪水哗哗而下。波波道:「吴莫,你快点醒过来,我需要你啊!」

  三个月后,吴莫的身体基本康复。

  但是脑意识还没有苏醒,成为一个活着的植物人。

  晚间,波波就躺在吴莫身边睡觉,脱光衣服以自己温暖的身体搂抱着吴莫,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下体。

  然后想着自己与吴莫的做爱情景,心里又如同火烧。波波突然想到,如果这么一直等着吴莫醒来,不如先唤醒他的性感觉,或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于是,波波滑下身躯到吴莫的胯间,张开嘴含住,但是软绵绵的如同废肉。吸允了许久,吴莫的阴茎还是没有动静,但是波波不甘心,依然想继续。

  某一日晚间,波波依然按照自己的想法,趴在无名的胯间吸允。突然,波波感觉到,吴莫的阴茎开始有了反应,波波大喜。随着波波不停的轻柔的吸允,吴莫的阴茎在波波的嘴里慢慢硬和变粗。

  吴莫的性意识复苏了!

  波波调整着角度,开始慢慢地一寸一寸地将吴莫的阴茎插入喉咙,然后再喉结处强行转弯进入喉管的下半段。波波屏息着气息,开始抽插。波波憋不住了,张开嘴抽出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然后,她看到吴莫的手指似乎动弹了下。
  波波骑上吴莫的胯间,扶住阴茎对着自己的下体插入,然后轻轻地上下抽动。波波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怕动作过激而弄伤了吴莫的伤口,就这么一直跨在吴莫的下身处,抽插着。

  许久之后,波波感到吴莫的下身在无意识中挺起又落下,落下又挺起,接着,一股精液射出来,波波体内承受着这股液体的冲击,不禁发出啊啊地叫声。
  吴莫射完后,又处于平静之中。

  自此后的每隔三天,波波就要给与吴莫强烈地性刺激,期盼着吴莫会在自己的爱抚中彻底苏醒过来。

  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午餐时,波波闻着菜油味儿,胃里感到异常的恶心,想要呕吐。以为是病了,到医院检查,医生含笑告知:「姑娘,你怀孕了。恭喜你要当妈妈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波波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来。

  三年之后的某一天。

  在香港赌王集团楼下的花苑里,一个身段婀娜的女人,手边牵着一个男孩,一只手推着轮椅,徜徉在温和的阳光中,慢慢行走。

  男孩子已经三岁,屡次跑到轮椅边趴着看坐在上面的人。

  女子是波波,男孩子是她的儿子,吴波波。

  推着走了一会,波波对儿子道:「来,儿子,再叫爸爸,要像昨天那样大声叫,让爸爸听见!」

  吴波波很乖,趴在轮椅上大声地叫着:「爸爸,爸爸,醒醒!」见没有反应,又对波波道:「妈妈,爸爸还是听不见!」

  波波道:「爸爸睡着了,有一天会醒来的,只要你天天趴在他耳边叫!」
  吴波波很相信地点点头。

  松开轮椅,因为她看到了一只风筝在天上漂浮,他跟着风筝开始奔跑。
  波波看一眼头顶明媚的阳光,看看奔跑着的儿子,然后再看着轮椅上的吴莫,叹口气道:「吴莫,三年了,你该醒醒了,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你还装睡不醒干嘛啊?」

  忽听一个声音从轮椅上传来:「谁说我装睡不醒啊?我刚刚才睡醒了!」
  说着,吴莫在轮椅上伸个懒腰,然后在波波惊愕地眼神中站起来。

  波波忽地泪流满面,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远处的儿子看到妈妈的哭声,跑过来,然后见到躺椅上的爸爸居然站起来了,仰起头问道:「你是谁啊,你是我爸爸吗?」

  吴莫弯腰抱住他,眼中的泪水压慢慢流下来。

  波波回过神来,一把抱住吴莫,嘴唇就疯狂了,与吴莫使劲咬在一起。
  吴波波拍手笑着道:「哈哈,妈妈羞羞,爸爸羞羞,爸爸妈妈咬舌头!」
  听着儿子童稚的声音,吴莫松开波波,把儿子搂紧怀里。

  波波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俊俏脸庞,看着天空自由的白云慢慢飘过,微笑再度浮上脸来。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波波在心里悄悄滴说。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