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雨宫家的败犬女继母

雨宫家的败犬女继母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字数:61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清晨的雨宫家万籁俱寂,承想泄了气一样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
 
  他一个暑假都没这么早起过床,但是他不得不起来,他不敢留在自己的房间, 那是个魔鬼诱惑他的温柔乡。
 
  美美的睡了一觉的承今天早上感觉到全身爽利,甚至忘记了昨天听到美惠有 了男友时的痛苦,但他不久就发现身旁女人的柔软和香甜。
 
  脸上衣都没穿就仓皇跑出房间,到了门口确认了好几次他刚才醒来的房间确 实就是承自己的房间,但看到自己天天睡觉的大床上的裸女……
 
  【已经第二次了……】承虽然想用道德约束自己,用一时糊涂辩解,可不能 否认的是,他昨天确实沉迷在那女人的身体上了。
 
  他看着自己心爱的扶手沙发,那个单人沙发上到处都是水迹,流苏也被他们 昨天剧烈的活动弄得乱成一团,连单人沙发旁小桌上的电话都被高潮的女人胡乱 踢到了地上。
 
  【啊……到底该怎么办。】承捂着脸,想着糟糕的未来,想着自己可能被那 女人掌控的未来,想着自己失去堂姐美惠的现实。
 
  他忽然又一种令他自己罪恶感爆表的想法,他侵犯那个女人又有什么不好? 报复背叛自己的美惠,把她当做慰藉替代品有什么不好?自己为什么要为根本不 管自己的老爹背负罪恶感……
 
  承摸着自己胸膛上的抓痕,还有脖子上的红印,回忆着昨天自己继母的淫行。 
  第一天见到那个职业丽人的自己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那个女人居然拿着自 己扔到洗衣机里的充满汗味的脏衣服摸逼,还玩的那么high。
 
  想着昨天那个被自己压倒在沙发上侵犯的三十岁出头的继母,那个大胸脯翘 屁股还有着修长大白腿的女人,虽然一点不苗条,但是那种丰满,那种略显厚实 却女人味十足的感觉,都实在令人着迷。
 
  承搓了搓手指,想到昨天就是这双色手在继母的屁股上肆虐拍打,就是这双 手在她略微有肉的小腹上蹂躏,就是这双手伸进女人淫乱呻吟地小嘴搅动——不 知不觉,承又是一柱擎天。
 
  他不得不承认,他已经沉迷在那淫荡的肉体上了,想想都会让他产生性欲。 
  「那个骚娘们儿——」
 
  「谁?」
 
  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承突然一转头,这是一个很有即视感的画面。那个自 己一直怨恨又不舍得放弃的美继母就站在客厅门口。
 
  她的眼睛还有些迷糊,没有戴眼镜,也许是忘记了。她穿着简单的女士背心 和短小紧身的红色热裤,一头青丝倾斜而出,不知道为何,这时的怜歌虽然还有 着女屌丝的气息,却又带着一丝妖媚和华贵的慵懒。
 
  「谁是骚娘们儿?啊?」
 
  怜歌质问着自己的继子,却似乎没有实质生气的意思,反而一下坐到赤裸的 少年身旁,抓着那昨天用力碾着她给她男人雄壮的征服感的手臂,又讨厌又怜爱。 
  「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昨天也不听人家解释,上来就插进去,要是插坏了 怎么办。」
 
  承默默忍受着女人玉葱般饱满又修长的手指在胸膛上划来划去,勉强地反驳 说什么【还不是你这女人水流的那么多】。
 
  怜歌的小穴绝对可以称得上名器,如同肉壶版温暖紧致,而且韧性十足,不 管承怎么粗暴对待,急速抽插,女人的肉穴都能承受下来,而且让承感到那肉洞 还有很大潜质。
 
  「真是的。」
 
  怜歌似乎认为承已经放下来新房,就像蜜月里的新妇一样笑得很是甜蜜, 「还不是你把人家晾到一旁,你就这么喜欢放置play吗?真是不得了的变态。」
 
  「我才不是!」
 
  承推开了女人的玉臂,「我昨天……我昨天……」
 
  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承决定还是向怜歌坦言,「我昨天失恋了,才拿你出 气的……」
 
  「……」
 
  怜歌张大了嘴看着和自己偷情的继子,愣了半天,才发出一声,「哈?」 
  「嗯……真的很抱歉,我并不是……如果你以后有性的需要,咱们可以互相 解决,但绝对不能再真的做了,你毕竟——唔!」
 
  承说道一半,嘴就被怜歌堵上了。
 
  未施粉黛也没有漱口的美妇味道算不上清新,但十分甜腻,尤其是肌肤的汗 液沉淀后散发着闷骚的雌性味道。
 
  怜歌闭着眼,不容置疑地把舌头塞到继子的口腔,四处搜刮占领着,两只修 长的手臂紧紧勾着少年的粗壮的脖子,按着他强壮的肩膀。「呜呜呜……」这时 的镜像很是特别,清晨的房间里,一个三十岁出头充满大姐姐风情的高挑女人骑 在一个不到二十岁光着上身的帅小伙身上,好像宣告所有权与他舌吻,而年轻男 孩发出的声音好像是被女人强奸了一样。
 
  「呜呜……噗」
 
  两个肉虫的嘴唇终于分离,口腔里空气的缺失让他们分开时还发出了巨大的 声响,承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人狠狠地用力拉了一下。
 
  怜歌眼睛失神的盯着自己的小男人,小腹和屁股前后晃动,「你看~ 」,她 眯缝着眼睛,狐媚地向自己的继子邀功,「你还不是硬成这样?……昨天人家求 了你多久,你才停下来把我抱回你的房间——还有,你这个小变态说你射进去了 多少发?要不是是安全期肯定会怀孕的——」
 
  怀孕的说辞让在被继母调戏的承浑身一哆嗦,强装镇定地反驳,「才不是, 你那小骚穴松垮垮的,要不是昨天冲昏了头——」
 
  怜歌的俏脸离承越来越近让他停下了批评,「是谁说的?」
 
  败犬继母悄声地说着,语气艳丽还带着轻微的口水声,性暗示十足,「谁说 的人家这个【母狗】的小洞不是一般紧?」
 
  「不……我不是……」
 
  然而继母还是不想放过这个口是心非的孩子,虽然怜歌脸也越来越红,眼神 也越来越迷离,但是还是坚持地说出淫词浪语,「是谁打着人家的大屁股来回抽 送,射了两次还不满足……是谁把我的内裤撕碎了,是谁把我的头绳扔掉了—— 哦~ ,」这个荡妇的言辞让年轻气盛的承终于忍不住摸上了她的后臀还有脸庞, 承的大拇指就在继母的红唇上,看着她的嘴唇,感受着那两片艳肉的张张合合, 「是谁……舔着人家的臭脚还说好吃——哦!」
 
  说着,怜歌那健美紧致又缺乏冲洗带着些许尘垢的美脚就被男孩摸了上去, 他的摸法十分色情,手指在每个脚趾缝里来回抽查,好像在干着小穴的肉棒,还 不停地刺激指甲与脚趾的交接,按压脚掌脚窝。
 
  「小坏蛋,一肚子坏水……哦,真像再把你那些坏水吸出来~ 」
 
  「咱们这样是不对的——」
 
  承舔着继母嫩白的脸蛋却说着反话,好像想让继母说服自己一样。
 
  「害怕什么!」怜歌磨蹭着男人的身体,顺着他的意思说道,「有我这种大 美女给你玩弄你居然还想那么多!~ 真是没胆——」
 
  「才不是!」
 
  「怪不得被人抛弃!」
 
  「啊啊啊啊啊啊!」
 
  承本来要隐藏的记忆有涌现而出——那个漂亮活力的姑娘,自己的堂姐,居 然被人捷足先登……而且看起来很幸福……
 
  她的男友比我帅吗?比我了解她吗?难道是床上很厉害?
 
  承越想越愤怒,一下把怜歌按到了沙发上,向雌性动物一样让她撅起屁股, 双腿跪在座位,上身趴在扶手上。
 
  「……突然怎么了~ 阿!」
 
  没有顾忌成熟继母的阻碍,承用力地把女人的短裤拽到了膝盖上,让她的翘 挺美臀漏了出来,虽然女人极力掩饰,但她被男孩折腾地够呛的小穴也在杂乱似 乎还沾着奇怪液体的阴毛里若隐若现。
 
  承把自己的巨大的凶器顶在女人湿润柔软的阴唇外,「你说我大不大——」 
  「……突然怎么了?」
 
  女人皱着眉头问道,然而迎来的却是承的大巴掌。
 
  昨天的红印还未完全消散的丰满臀肉又被淫邪的男孩击打,巨大的力量让继 母的大屁股产生了强烈的波浪,那种视觉冲击让承的力量更加充沛。
 
  「说……你想不想要鸡巴,想不想要自己继子年轻的肉棒——」
 
  「唔——」
 
  啪——!
 
  「哦~ 」
 
  啪——!
 
  「唔……承,求你不要这么糟蹋——」
 
  啪啪啪!!!
 
  「呜呜呜~ 」
 
  女人乱抖着肥臀,屁股真的像母狗母猴子一样扭动着,「要……求求你,快 给我你年轻的肉棒——!」
 
  噗嗤——!!!
 
              啪嗒啪嗒哦——
 
  「哦~ 」
 
  「呼——」
 
  承的肉棒毫不犹豫地又一次进入了自己继母的骚穴。
 
  「好大……承你的好大~ 」
 
  雨宫怜歌的头乱摆着,秀发被她摇着散乱,那种迷乱的神情刺激着身后侵犯 他的继子,小穴中的肉棒有膨胀了一圈。
 
  「哦——我就知道……呜呜,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坏蛋最喜欢人家了!」 
  「我……不是那样,不对,但也不完全是——」
 
  「你在说什么!」
 
  女人转过头,撅起嘴唇,明明三十岁了却像没经历过恋爱的小女生一样撒娇, 耍赖版地不停继子的说辞,扭动腰肢让屁股和男人腹部的撞击更加频繁。 
  「你看……哦!——你的大鸡吧多喜欢人家的小穴!」
 
  「我是……我是不知道你这个女人这么闷骚!噢——」
 
  承双手像攥住气球一样抓着饱满柔滑的女人屁股,一会掰开露出那褐色的肉 感屁眼,一会使劲往中间压去。
 
  「……啊……第一天就盯着人家的丝袜腿和屁股猛看……还以为我不知道… …让你看看我平时的真实状态结果你还骂人家……结果还不是被我的小洞吸—— 干——净——呜呜呜~ 」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向后勾着我的脖子,屁股用力地蹭着我的大腿,肉洞也开 始狂野地蠕动,「快点干!小坏蛋快点弄~ 啊!」
 
  承搂着她的蛮腰,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颊掰过来,果然已经舒服得 不成样子,双眸水汪汪地,呼吸十分粗重,被承捏到了硬起来的挺立相当突出的 奶头后,更是全身颤抖,小腹痉挛,咬着小唇在呜咽。
 
  「这么说不是你一直在勾引我吗,你这个贱女人,骚娘们儿,想要男人的妓 女,婊子败犬,喜欢小伙子肉棒的母狗……」
 
  没说一个侮辱怜歌的词汇,怜歌的颤抖就上升一个级别,说道母狗时,女人 身体的炽热已经能烫到承,而且怀里这个根本不配为人母的淫妇更是仰着雪白的 脖颈,尖声的呻吟似乎要穿透墙壁,想必马上就要高潮了。
 
  可就在这时,在两人昨夜乱搞时被踢掉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这一下吓坏了承,肉棒都缩小了一圈,可正在关头的女人却像没有满足的雌 兽一样继续扭腰摆臀,承艰难地把她抱到自己身上后才拿起了地下的电话。 
  「嘘——」
 
  承示意女人安生一点,可女人不知道为何生气地压着承还用小脚的脚趾甲扣 着继子的腿。
 
  「不许……不许接!不许接那个女人的电话——」
 
  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忘记了堂姐的恋爱,「吃醋了?你这个小骚货— —喂?」
 
  「不许……讨厌!你!」
 
  看到干着自己的男人还是拿起了电话,怜歌更加深入地吸允肉棒,让洞穴里 的每一滴淫水都得到充分发挥,没一颗肉粒每一层圆环都更加强韧紧实。 
  「快停下……」
 
  【你在跟谁说话?】听筒那边突然传来的低沉的磁性的男声,让二人突然迎 来了高潮。
 
  女人不知道为何兴奋地抖动着,享受着继子喷涌而出的坏水,一波波地精液 涌入花心,承的小腹也不停向上抬去,他的脑袋现在完全一片空白,因为电话那 边的声音是自己的父亲。
 
  「没什么……爸,有什么事?」
 
  一边忍着究极地快感一边应付地答道。
 
  【哦……】父亲也没什么反应,【我以为你还没起呢。】「恩恩,起了。」 
  承恶狠狠地掐着身上丰满女人的腮帮子,用眼神警告责备这个不守妇道居然 在老公电话前被继子艹到高潮的继母。可迎来的反而是怜歌做完坏事般的淫荡神 情。
 
  女人又继续慢慢扭动起赤裸的身形,并且把身下的短裤全部褪下,汗水打湿 的背心已经十分透明,作为刚刚和继子确定关系的没有什么男性经验的女人,还 是一个欲望强烈喜欢年轻帅哥的骚货,她对自己的继子十分满意而且完全放开了 胸怀,就像情人那样把身子完全交给了承。小声地向他说道,「就像用飞机杯那 样用我~ 」
 
  骚娘们!
 
  承在心里骂了一句,虽然想要继续蹂躏她,可是还是强行定下心神,认真听 父亲的话。
 
  【那个啊……我不说还没和你的继母度蜜月吗,正好有个认识的企业家,邀 请我们一家去他新收购的温泉旅馆,你和她就先去吧——我可能到不了了,但是 听说那里还不错,你也多和怜歌她交流交流。】承心想他们早就交流得深入得不 能再深入了,都深入到床上,深入到子宫了。
 
  「恩恩,地址你到时候发给我……恩恩!」
 
  【怎么了?】「没什么,话说你要和怜歌阿姨说话吗?」
 
  这是承地突然兴起,怜歌肆意地享受的样子让他不爽,忍不住要欺负欺负这 个女人。
 
  「别……不要!」
 
  听到承的话,怜歌大惊失色,本来还偷情有理的女人脸色变得红润又苍白, 想要逃跑却被继子强壮的手臂固定住了腰臀,而且男人的几个冲刺让她的小穴舒 服到不行,腿也软了下来。
 
  「不要~ 」
 
  怜歌小声地说道,「你明知道高潮后我更加敏感……求你了!」
 
  「恩恩,怜歌阿姨也很想你——」
 
  【喂!小子你……算了,给怜歌吧,也很久没回去看她了。】承坏坏地笑着 把话筒递给了身上摇着一头乱发的在性爱中的女子,女人小心翼翼地接过了听筒。 
  「喂……唔~ !」
 
  【怎么了?】「没什么,刚才踩到承的脚了,唔~ !」
 
  说着,坏心眼的承的手从电话中解脱,更加顺利地进行抽插和爱抚,冲击阴 道的力量和热度让怜歌几乎马上就到了高潮的临界点。
 
  【哦,真抱歉,很久没回去看你了。】「没……恩,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
 
  怜歌捂着嘴,眼泪渗出了眼眶,既可怜自己被承当做肉便器玩弄的样子又感 到无比的兴奋,靠在男人健壮的胸膛,脚趾不停的分开蜷缩磨蹭,用小腿磨蹭着 满是腿毛的继子的双腿,毛糙和肌肉的硬度让她更加舒服。
 
  【没想到你和那小子关系还挺好的,都叫他承了。】「恩……承是个好孩子。」 
  然而承和怜歌都知道,这是瞎话,不过怜歌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沉浸在身后 男孩的肉棒和被征服的快感中女人又有什么资格当人家的母亲。
 
  【我还以为他很讨厌你呢……那就放心了,这次也好好享受温泉旅行吧—— 】「嗯!恩恩!」
 
  【很高兴呢?】终于,雨宫守一郎的电话挂断了,而怜歌也迎来了坐在男孩 身上的第三次高潮,没错,打电话的中间花心就喷过一次淫水了。
 
  「真是淫荡呢,怜歌阿姨~ !」
 
  「不要叫我阿姨!」
 
  「阿姨……骚阿姨——要不要和我去温泉?」
 
  承把怜歌放在沙发上,从正面不停地突击,把继母的头发也全部潦倒脑后, 让她高潮的啊黑颜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
 
  「去……去去!快点用力干我吧!」
 
  「好的,我的小骚货!」
 
  接着,承载玩弄怜歌胸脯,抗在肩上的大白腿摆动的小嫩脚时终于泄出了来。 
  精疲力尽的两人分开洗完了澡……二人现在的只要看到对方就会充满欲火, 好像心里都被对方填满了一样,但明白这种情况的二人知道身体状况,实在是不 能再做了,所以只有分开洗澡。
 
  两人扭扭捏捏地吃完了午饭,期间母慈子孝,真的好似和谐的家庭,可是餐 桌下子却摸着母亲递过去的嫩白灵动的脚丫。
 
  「要走了哦?」
 
  承在门外的车库叫着怜歌,「快点啦!」
 
  这种呼唤完全没有对长辈的敬意,反倒像对自己的女人一样呼来喝去。 
  「好啦,好啦——哇」
 
  「怎么了?」
 
  在调试自己跑车的承不禁问道。
 
  「你居然有这种好车!」
 
  「嘛,考上大学后姑母送给我的。」
 
  虽然没开过几次,但承也很骄傲于自己的那辆银白色德国跑车,靓丽顺滑又 有现代感的曲线,就像性感动人的时尚女郎一样。
 
  「哇!」
 
  「怎么了?」
 
  承眼前带着无框眼镜穿着黑色小西服和包臀裙的美丽女人歪着头问道,笑容 里的揶揄不言而喻。
 
  「很惊讶吗?你不是很喜欢这服装扮吗?」
 
  怜歌抚摸着承的跑车,想继子飞了个媚眼。
 
  「嘛……不是……你平时的装扮也可以~ 」
 
  然而怜歌没有相信承的鬼话,而是坐到了前车盖上,然后故意翘起了一条穿 着黑色过膝丝袜的长腿,小脚一甩,高跟凉鞋就吊在了小骚脚之上,那种将要掉 下却还粘着的淫荡状态,不停地拨动着年轻男孩的心弦。
 
  「还不抱我上车?」
 
  「恩!」
 
  摸着短裙里的大屁股,丝袜后潮湿的膝盖窝,承有一种预感,这次温泉酒店 的旅途,一路上绝对香艳刺激无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